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819章 唯一的故事

1819章 唯一的故事

“天机为什么要为我孕育出飞天公主?”宁涛问。

唯一说道:“这还用问吗,因为你是天命送子神。如果是我,我是种子的话,它大概会为我孕育出一个强大的对手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运,有的人生下来就大富大贵,有的人一生劳碌却连肚子都吃不饱,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神也不例外。如果这个解释不能让你满意,你可以把你当作是电影里面的主角,那些主角不都是要配一个美女吗?”

宁涛讶然道:“你居然还看过电影?”

“我也是地球人,我当然看过电影。”

“是同一个地球吗?”

“是同一个地球,但是不同维度。”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同一个地球,却不同维度,这话是什么意思?”

唯一说道:“宇宙有不同的维度,比如你照镜子,你看见的是二维世界之中的你自己。你看别人,你看见的是三维世界之中的别人。而我,我在更高的维度看你。”

“四维空间?”

“神的维度。”

“你能说仔细一点吗?”宁涛听得懵懵懂懂。

唯一说道:“回到你之前的那个问题,你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复活,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你说对了,却也错了。登天梯,开天机,为的是天神复活,开启新的世界。”

宁涛说道:“那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因为你会成为天神,而你就是新的天神。”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唯一说道:“这是传承,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上一代天神,而你是新的一代。我没能解开这盒子的秘密,希望你能解开它的秘密。”

宁涛心中震撼,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可是你造的天机已经叛变了,它想阻止我开启天机与你见面,后面它必定还会阻止我拿到你说的世界之盒。”

唯一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在创造天机的过程中,我曾经研究过不同维度的文明,从低级到高级,所以才有了那三亿多个虚拟宇宙。我也研究过你的那个维度的宇宙的法术,还炼制出了一件神器,也就是那只竹简。最初它是不会言语的,更没有灵魂,可是后来它就养成了器灵,有了灵魂,不但会言语了,还会了些神通。”

“你说的是竹简器灵,它把我当成了你,它也叛变了。”宁涛说。

唯一说道:“对,就是那只竹简,它曾经是我的助手,在我创造天机的过程中为我计算,天机造成之后,我把它封印了,用的还是你那个维度的宇宙里的法术。”

宁涛心中骇然,眼前这个唯一竟如此强大,不但洞悉所有维度的宇宙,还能学会不同维度的宇宙之中的最强的手段。仅凭这一份学习的能力,他就自叹弗如,更别说是动手的能力了。不过他的心中也服气,人家毕竟是唯一,宇宙都灭了,人家都还能站在这里跟他说话,就问你牛逼不牛逼。

“我想说的是,一只竹简尚且能进化出灵魂,掌握神通,更何况是天机。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件神器,而且是最强大的神器,它有自己的灵魂,它必然会有自己的想法。这个世界毁灭了,它成了唯一一个

存在,至高无上,主宰一切。你来了,你必主宰它,它当然不愿意,所以反叛也就成了必然。”唯一说。

“我想你能预见它的反叛,为什么不制止它?”

“天意不可违,我若限制它,它又如何能创造出三亿多个虚拟宇宙?我是唯一,可我也不是无所不能的,那许多的虚拟宇宙,那许多的物种和文明,都是它根据真实世界的参数创造出来的,用的自然也是真实世界的法度。这世界奉行的从来都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你要主宰它,你必然要征服它,那也是你成为新的天神需要迈过的最后一道坎。”

“如果我失败了呢?”

“后面还会有种子来到这里,登天梯,开天机,天神降世。”

“你的意思是,前面有人失败过?”宁涛心中一片惊讶。

“有一个,叫灵山,他来到这里就疯了。他总幻象自己统领着一支庞大的舰队,他来到这里之后没干什么正经事,大力发展人族的科技文明,屠杀别的生灵,把天机弄得乱七八糟的。他没走到你这一步就死了,如果你失败的话,你也会死,然后后面是谁来,这就无法预知了,或许是一只狗,或者是一只猫。”

宁涛:“……”

可他却不觉得是唯一在讽刺他,任何生命都有机会达到巅峰,成为三界之主,也就是成为种子。种子可以来一茬又一茬,不变的是这天。

地上的人生生死死,浪沙淘尽英雄,可那天却始终在那里,太阳每日从东方升起来,从西方落下去,四季更替,春花秋月,夏日冬雪。昨天的天,和一亿年的天有区别吗,没有。明天的天,和一亿年后的天有区别吗,也没有。

“如果我拿到那盒子,我要怎么做才能开启新的世界?”宁涛问。

唯一说道:“你拿着它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拿着它就知道了?”

唯一说道:“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解释的,而你想要的解释,我想我在这里跟你说一千年都说不清楚。”

宁涛耸了一下肩:“那就不需要了,我最后一个问题,这天机巨大,我怎么才能到你说的那只盒子那里?”

唯一面带微笑:“门已经打开,路就在你的脚下。”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环首四周,却什么门都没有看见。他再回首看唯一的时候,唯一的影像却正在变淡。

“你要走了?”

“我就不曾来过。”

宁涛忽然笑了:“我觉得你像一个人。”

“谁?”

“所有人。”

唯一也笑了:“呵呵,你这话很有哲理,我想我要研究一下。”

他的身影越来越淡,他并没有迈动他的双腿,却给人一种越走越远的感觉。

宁涛心中涌起一点淡淡的失落感,他又说了一句:“我们还会见面吗?”

唯一说道:“开启新的世界,或许会的。”

“开启新的世界,你会转世,对不对?”宁涛追问。

唯一笑了笑:“或许我会变成一个女人,跟你谈恋爱喔,送子神。”

宁涛:“……”

“跟你开个

玩笑啦,走了。”音落,唯一消失了。

宁涛却还愣在那里,刚刚经历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点都不真实。视野里的蓝光也随着唯一的离去而快速变淡,转眼就消失了。这里还是那个三角形空间,飞天公主就在身边,他的左手里还拿着他的飞去回来锤。身前,天造能量水晶球投出了一道光柱,却也就射了几米远的距离,光束的末端,一个能量通道正在打开。

宁涛的视线跟着移到了他的右手上,他跟着就发现他的右手还保持着将天匙压到底的姿势,他的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我和那唯一说了那许多的话,少说也有十来分钟吧,可感觉……他和我见面,和我待在一起的时间不过是一秒,或者连一秒都没有。”

他又想起了唯一说过的那句话。

时间不是时间,转瞬千年。

牛逼,牛逼啊!

“宁大哥,通道打开了,我们快进去吧!”飞天公主激动地道。

宁涛松开了抓着天匙的右手,移目看着飞天公主,说了一句:“我刚才见到天神了。”

“啊?”飞天公主目瞪口呆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惊讶?”

飞天公主说道:“我就看你将天匙插进去,这通道就打开了,你哪里也没去,也没人来过啊,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果然是那样的,时间不是时间,转瞬千年。

宁涛笑了笑:“或许吧,我们走吧。”

飞天公主跟着宁涛向刚刚打开的能量通道走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了一句:“天神长什么样?”

宁涛回想了一下说道:“高矮跟我差不多,但没有我帅。”

飞天公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是臭美。”

能量通道就在身前,宁涛停下了脚步,空着的那只手拉住了飞天公主的手:“这一去,我们就会见到天机的器灵,估计很厉害,你小心一点。”

“我并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飞天公主的眼眸中闪烁着情意,“能陪你走到这里,我已经很满足了。待会儿你不用管我,你去做你应该做的事。”

宁涛忽然凑了过去,一口吻住了她的樱唇。

飞天公主一声嘤咛,本来又一个躲闪的动作,可是那个动作才刚刚冒出萌芽,就被大牛蹄子给踏灭了。她心中的那点挣扎和矜持也转眼就找不见了,她不但没有躲开,还张开了嘴。

请君入瓮。

瓮里煲着甜味的汤。

别家的英雄出战之前往往会喝一碗壮行的酒,或者杀人祭旗,可送子神却是一个吻。

天命送子神,天意如此,天意最大啊。

不这样,算什么送子神?

好几分钟后两人才分开,飞天公主的脸上满是七彩的云泽,不敢看宁涛的眼睛。

宁涛笑着说了一句:“空气的温度和湿度都变了。”

飞天公主微微呆了一下,下一秒钟伸手去掐了宁涛一把:“你在这样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宁涛呵呵一笑,捉住那只掐他的柔荑,拉着她走进了能量通道。

看网友对 1819章 唯一的故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