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三花家的娃娃

第二十三花家的娃娃

很多人都不理解,井九选择与军方合作,为什么要带着花溪离开,而不是冉寒冬。

他没有接李将军的话,因为接话就是解释,解释就是撒谎,而他懒得撒谎。

好吧,主要原因是,他其实很擅长撒谎,但在李将军这种人的面前说话多了总会出问题。

事实证明他的应对是正确的,李将军想到了别的方面:“花家与别的世家不同,很低调,不怎么理事,只有很少人知道,他们与女祭司很亲近。”

井九很没有诚意地嗯了一声。

李将军把手里的书放回书架上,问道:“听说你对那幅向日葵很感兴趣?”

星门基地发生的事情,不可能瞒不过他,哪怕是井九与星门祭司之间私密的对话。

井九又嗯了一声。

“那幅画不在艺术馆,也不在北面,现在就在花家。”

李将军说道:“你带着花家的娃娃,难道就是想看那幅画?”

很明显,他不相信井九带着花溪的原因如此简单而且荒唐。

他认为井九还是没能完全信任自己,想保持与女祭司之间的联系。

井九还是没有接话,说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话题:“暗物质不是已知或未知的任何微粒。”

李将刚才看的那本书是《低速中微子的七种散解方式。》

他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科学界有种悲观的推论,暗物质或者暗能量的存在方式超过了人类的想象范围。”

井九说道:“所以人类需要进化。”

李将军看着他说道:“我们都是进化后的人类。”

井九说道:“不够。”

李将军说道:“希望你去过那颗星球后,还能有现在这样的乐观。”

井九问道:“一定要去?”

李将军说道:“如果你需要这个文明帮助你做些什么,那么你也应该帮这个文明做些什么。”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先去一趟花家。”

李将军说道:“舰队会等你。”

……

……

李将军派车去祭司庄园把井九接到军部大楼是一种宣告。

他要用这种方式让整个星河联盟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被解决了。

今后的星河联盟还是会按照以前的规则运行——祭司做祭司的事,政府做政府的事,别想管其它的事。

宣告已经发出,就不需要再做更多的动作。

井九带着花溪离开办公室,坐着电梯直接下到军部大楼的大厅,然后向楼外走去。

整个过程里,无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那些视线里有警惕、有敌意,也有敬畏。

数天前,沈云埋在这里差点被他打废。

走出军部大楼,天空里如鸟群般的战斗装甲已经四散飞走,带来极大压迫感的、大气层边缘的那几艘战舰也已经远离,街道上又有了行人。

花溪背着黑sè双肩包,加快脚步跟上井九,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井九说道:“花家。”

花溪睁着大大的眼睛,说道:“我都没去过,怎么带你去?”

远房亲戚这种关系在星际时代真的就是极为遥远,甚至会隔着几百光年,她在星门基地长大,与主星花家没有打过交道是很正常的事情。

井九说道:“你不好奇?”

花溪一脸天真说道:“不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人?”

……

……

群山环绕之间有片湖,与北方那个湖很像。

湖的那边没有旧时光里的城市,没有那个穿浴衣的少女,只有一座城堡。城堡是由石块砌成,不是远古文明的遗存,而是某种仿制品,不知道是因为很少有人拜访的缘故,还是爬满墙壁的青藤,透着股yīn森的感觉。

井九与花溪来到城堡前,大门自然开启,一位穿着黑sè礼服的老管家行礼道:“欢迎。”

这位穿着黑礼服的老管家头发花白,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种文雅气质,而且动作非常标准。

花溪双手抓着背包的肩带,好奇地看着对方。

老管家微笑说道:“我确实是生化人。”

花溪吐了吐舌头,抱歉说道:“不好意思。”

老管家举起右手,微笑说道:“因为某些原因,主人不方便出面,请二位贵客自便。”

花家是底蕴最深厚的世家之一,自然知道井九的身份。

井九选择了军方,不再等待祭堂的消息,花家既然与那位亲近,自然不方便见他。但很明显,花家也不愿意得罪军方与他,所以没有拒绝他的到访。

这座城堡是仿建的,里面陈设的艺术品却是真的,而且不是当现代的画作,绝大部分都是……来自远古文明的油画。

没用多长时间,井九便找到那幅画。

这幅画里的十余枝向日葵非常满,没有留下一点空隙,给人一种感觉,哪怕对面有一盏灯,光线也无法穿过来。

更特别的是,这些向日葵明显缺水,枝叶有些发软。

井九曾经在守二都市的美术馆里见过这幅画的仿制品。

那幅仿制品在星河联盟的艺术史上的地位非常高,而这幅画是真迹。

当时看到那幅仿制品的时候,井九便觉得这些向日葵应该是被某个东西束住的,不然应该会向着四面八方倒下。

今天看到了这幅向日葵的真迹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答案。

束住这些向日葵的是一条布带,布带的边缘处绣着花边,染着一些血。

盛放的葵花,无力的枝茎,带血的蕾丝布带……这幅画的感觉很少女,却又血腥,合在一处有一种奇特的美感。

……

……

太空电梯看似缓慢、实则迅速地上升。

大地被渐渐抛离,远处的地平线呈现出清楚的弧形。

大气层被突破,留下一层雾般的视界。

井九与花溪走出电梯门,进入空间站,穿过一条笔直的通道,便进入了战舰内部。

嘀的一声轻响,二人身份得到了确认,数百名军官从座位上站起,投来关注的视线,然后纷纷敬礼。

井九注意到有几名军官的脸比较熟悉,才发现这艘战舰居然是“烈阳号”。

烈阳号舰长走到他的身前,带着复杂的情绪说道:“调查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前天重新集合,没有一个人掉队。”

舰长的脸sè有些苍白,比以前瘦了很多,明显是在调查里吃了不少苦。

“你的名字。”井九问道。

舰长啪的一声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沉声说道:“烈阳号二级战舰舰长姜知星,请顾问指示。”

烈阳号战舰隶属于星巡舰队,姜知星是军校出身,没有什么派系背景。

军部大楼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开,他以及烈阳号的官兵都知道,如果没有井九,也许他们这些人会在军事监狱里呆一辈子,甚至可能会悄无声息死去。

他们对井九非常感谢,而且敬畏。

能战胜沈云埋的人,有资格得到整个宇宙的敬意。

井九问道:“顾问?”

姜知星才知道原来他还不清楚这件事情,说道:“您现在是军部首席顾问,拥有最高权限。”

无论烈阳号战舰还是军部权限,都是李将军对他表达的诚意。

这些同样是责任或者说因果。

就像青山这两个字。

井九沉默了会儿,问道:“沈云埋呢?”

姜知星说道:“他被降级了,现在是星核舰队的总指挥。”

他注意到井九身后的小姑娘,赶紧挥了挥手。

花溪背着黑sè双肩包,显得有些辛苦。

一名秘书官上前,想要替她接过来,却被她拒绝了。

……

……

烈阳号战舰离开空间站,与远方的几艘战舰会合,形成一个简单编队,向着幽暗的宇宙深处而去。

舰队的目标是加里星域,唯一的任务就是护送军部首席顾问井九前去观察暗物之海。

井九站在窗前,看着黑暗宇宙里的星辰,沉默不语。

当初从星门基地到主星的旅途里,他也时常站在窗前,看着这片宇宙。

战舰还是烈阳号,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外的宇宙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黑sè的幕布上缀着无数的星辰。但终究有些事情改变了,这些星星是他未曾看过的,暗物之海又究竟是什么模样?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变化。

花溪走到他的身边,看着窗外的星空问道:“既然你要投靠李将军,当初为什么要与他对着干?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李将军又为什么敢用你?有时候真弄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大人是怎么想的,前一刻还是敌人,现在却忽然成了同伴,这与扮家家酒有什么区别?”

井九没有理她。

花溪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就算你有别的想法,也没必要去那边。”

井九说道:“我想看看。”

当初连三月与他说,来人间一趟,总要看看太阳。

他对赵腊月说,修行的目的是为了永生,但永生的目的不是为了享乐,能看到更多的风景是意义之一。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经常看星星、看战舰、上网,就是因为这些对他来说是新的风景。

暗物之海同样是风景。

那些截然不同的行星也是风景。

比如前方那颗行星,体积很小,表面上到处都是环形山。

他看着一座环形山问道:“你能杀人吗?”

花溪睁着大大的眼睛,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井九说道:“我是说,你自己能不能杀人?”

花溪一脸懵懂说道:“那是犯法的。”

井九说道:“复制人也犯法。”

花溪睁着大大的眼睛,无辜极了。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花家的娃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