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六章一座城市

第二十六章一座城市

星链舰队与星核舰队继续向着暗物之海前进。

十余万艘燃烧的战舰没有在意这颗黑sè的、似乎将要死去的恒星。

恒星就像宇宙里的万物一样,也会经历出生、生长、进化的过程,直至最终死亡。与人类以及别的生命相比,恒星的死亡方式相对多样。但这颗恒星的死亡方式明显很特别,很不自然,更像是被某种外部力量强行熄灭。

因为距离太远,井九无法看清楚覆盖那颗恒星表面的凝固灰层究竟是些什么事物,猜测可能与暗物质有关。

这里是暗物之海的边缘,黑暗与光明在这里进行着最后的绞杀,空旷的宇宙里似乎没有任何事物,却满是令人窒息的味道。

窒息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外界事物的压力太大,而是源自什么都没有。

烈阳号战舰黑sè恒星系的外层太空里停下,把宇宙照亮了一些,可以观测到一些空间裂缝与粒子湍流。这可能是数千万颗巨型核弹爆炸后的残留,从辐射背景的强度来看,应该发生在十几万年前的远古文明时期。

他的戒指发出极淡的微光,与战舰保持着联系,接收着各种数据。

转运飞船里的光线柔和而明亮,不管是花溪还是那名生化人军官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井九才知道窗外这片如坟墓般的宇宙就是远古文明的重点星域。

有意思的是,朝天大陆在这片坟墓的另一头。

那颗黑sè的星球越来越近,气氛越来越压抑,飞船外渐渐能够看到一些如花般凋零的文明景象。

如透明薄翼般的事物被染成了黑sè,仿佛飞蛾,不知道是远古文明的什么系统。

还有很多像科幻小说里的星空之门般的存在,飘浮在黑sè星球大气层外。

那些构建空间门的灰sè材料表面生着无数黑斑,就像腐坏的蘑菇。

大气层里也飘着很多像孢子般的事物,就像是烟雾一般。

普通人类无法看到那些微小的孢子,却瞒不过飞船的监控设备和井九的眼睛。

飞船承受着烟雾的冲击,发出细碎的声音,表面没有出现被污染的迹象,看来那些孢子已经失去了活力。

呼啸的风声替代了细碎的撞击声,表明大气密度越来越大,离地面也越来越近。

山川河谷与原野被黑暗侵染多年,又被风雨侵蚀了十几万年时间,添了很多荒凉的味道。

远远望去,那些森林与草原在暗淡的光线下泛着黑sè,就像是一幅水墨画。

大气层被飞船割开一条通道,狂风呼啸而远,黑sè森林摇晃起来,抛洒出无数黑sè的粉末。

星球表面看不到什么高楼大厦,只有细带般的管道连通着无数座悬浮在空中的建筑群,就像血管与肌肉的关系。那些管道绝大多数已经断裂、坍塌,建筑群也破败不堪,看不出当年的模样。

没过多长时间,飞船来到星球北极的荒原里。

这里的地表覆盖着灰sè的事物,建着一座环形基地。

这座环形基地的周长至少有四百多公里,无比巨大,从天空里望去就像是一座被小行星轰击出来的环形山。

环形基地拥有最高能量等级的引力场,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花溪看了井九一眼,没有在他脸上看到任何情绪变化。

飞船降落在环形基地里,就像一粒尘埃落在了瓷盘中,悄无声息,不会引起任何注意。

两名军官从环形基地里走出来,迎接井九一行人,

这时候又有艘飞船破开大气层飞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琴声。

花溪忍不住皱了皱眉。

沈云埋从飞船上走了下来,两个像小道童一般打扮着的少年,抱着一架古琴与一把剑跟在他的身后。

在远古文明遗落的星球上、在环形基地里、在引力场的保护下,忽然看到这样的画面,实在是有些荒谬。

“沈顾问你好。”

那两名军官向沈云埋立正敬礼,有些激动。

沈云埋面无表情道:“现在他才是军方的首席顾问,级别比我高。”

那两名军官这才醒过神来,对井九说道:“顾问先生您好。”

也就是这一句话,他们再次朝向沈云埋,用更大的声音说道:“司令好!”

现在沈云埋是星核舰队的司令,但他的权限还是没有井九高。

他有些无趣地摆摆手,带着那两个童儿向基地里走去,说道:“先让他们带你参观一下。”

……

……

这个星系可能是远古文明的发源地,至少也曾经是远古文明人类的重要居住地。

星河联盟的普通人不知道这里的一切存在,包括这颗行星、这座环形基地。

就连隐网里都只有很少的一些痕迹。

那份绝密资料记载的城市就是环形基地外面。

这颗行星是远古文明最早被暗物之海占据的地方,那座城市更是黑夜最早出现的地方。被黑夜浸染的生命变成了暗物之海的怪物,开始屠杀、吞噬活着的人类以及别的生命,整个城市乃至整个星球都变成了地狱。

不知道远古文明用了什么方法,直接把这颗行星隔绝了起来,封死了那些怪物以及还活着的人类。

十几万年后,新人类按照女祭司提供的线索找到了这颗行星。

他们降落在这座城市,意外地发现这里还维持着十几万年前的模样。

那些暗物之海的怪物、那些浸染的过程、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仿佛正在发生。

对人类来说这是最珍贵的第一手资料、通过对这颗行星的观察研究,他们对暗物之海、对那些怪物有了更深的认识,对如何消灭这些怪物、隔绝浸染也有了更多的方法。

为了避免造成恐慌,星河联盟当局对这颗星球进行了严密的看管,只有经过严格审查的军人才能进入基地。基地下方的研究所更是戒备森严,很多研究人员来到这里之后,便再没有回过家乡。

研究所的前任所长便是现在的联盟科学院院长,沈云埋当年也在这里工作过半年时间。从道理上来说,这颗星球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但军方以及研究所的观察及实验依然很小心地停留在基地四周,不敢太过深入。

暗物之海的怪物不需要能量便能生存,远古文明的手段再如何强大,也不能保证它们会不会藏在地底深处,等着苏醒的一天。

井九看过那些资料,不需要军官的介绍,但他没有阻止对方说话,不然通道里的脚步声会过于单调。

数百名研究人员在地底的实验室,基地里很空旷,脚步声与说话的声音传的极远,隐隐有些回响。

落地窗外是黑sè的原野、街道、建筑、空间门还有尸体。

那些黑sè是尘埃,或者说是粉末,有的地方则是黑sè的油膏,不知道是不是腐烂的树叶。

井九停下脚步向窗外望去,想起了主星南极冰盖下的那个艺术装置。

——满是黑sè油污的海面上,一只飞鸟在徒劳的挣扎。

军官以为他是对落地窗感兴趣,说道:“高复合材料的抗冲击性非常好,安全没有问题。”

花溪睁大眼睛说道:“既然怪物都死光了,谁来冲击?”

那名军官怔了怔,望向井九解释道:“表面光滑的金属与玻璃都可以隔绝浸染,但强度还是需要考虑。”

井九没有去想花溪那句话里隐藏的意思,没有在意军官的解释,只是静静看着窗外。

那座城市就在窗外,没有任何声音。

风拂过树林,带落的枝叶都是黑sè的。

死寂一片。

……

……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一座城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