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章大道不同

第三十章大道不同

<p class="contne

“那是人类自祖星诞生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寿命、健康、武道修为、基因优化、科技水平、社会结构、治理、能源、甚至包括娱乐,各方面都接近完美的程度,然而……就在那时遇着了暗物之海。”

花溪站在窗边轻声说道:“如果是战乱连连的悲惨时代,如果是文明第一次受劫、离开祖星的那个时代,遇着暗物之海都无所谓,地狱被毁灭,不会让人感到难过与伤心,可为什么偏偏是最好的时代却遇着了最大的灾难?如果说宇宙里没有什么道理可言,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运?那我们为什么运气这么不好?”

井九说道:“赵腊月说过一句话,世间好听的声音很多,溪水悦耳,听着就是了,难道还要鼓掌?”

花溪转身望向他,面无表情,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时候说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

“溪水自己在那里流淌,与石头相遇发出声音,好听或者难听,都与人无关,不管是溪水还是石头都没想过要给你听。”

井九说道:“同样的道理,暗物之海出现,与生命相遇带来死亡,也与我们无关,那些黑暗的力量与那些被浸染的生命没有情绪,没有爱憎,甚至没有主观的目的,只是刚好出现在这个星系里。”

花溪说道:“这还是命运。”

井九说道:“你可以说这就是命运,事实上还是个概率问题。而且我一直以为,人类或者说生命这种东西能够出现就是命好,因为死寂与不存在才是常态,既然如此,人类就算灭绝了也不是命不好,只是回归常态。”

花溪安静了会儿,说道:“有本书里说没有命运,只有选择,那么你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如果换成别的人第一个反应肯定是:自己不是人类的领袖,为什么要承担如此重任?

用自己一个人的选择来决定人类的命运,会把人逼疯的……

井九不这样想,他知道自己有资格承担这个责任,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问题只在于他愿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李将军让他来这颗行星,看这座城市,花溪的这个问题,事实上都是对他的一种期望或者说考察。

考察是他最不喜欢的事,不过他还是决定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花溪的态度对他的计划很重要。

井九说道:“我会像那位神明一样,先试着能不能彻底解决暗物之海的问题。”

这就是要打的意思。

花溪看着他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留下后,你会怎么处理这颗星球?”

这问的当然还是十几万年前的事情。

井九在那座城市里就已经得出了答案,说道:“如果数学模型最后的结果如此,我会做同样的事情。”

花溪转身望向窗外。

窗外的荒原还是那样的荒凉,她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但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感觉到她的气息变得柔和了些。

“你不是最怕死吗?”她继续问道。

井九说道:“所以要解决问题。”

“先前你不是说死寂与不存在才是常态?”

“修道追求的就是跳出常态。”

“如果暗物之海的问题解决不了,你会不会试着离开?”

“当然。”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要你牺牲自己,换取更多人活着,你会愿意吗?”

“不愿意。”

“为什么?”

“我活着,便是人类活着。”

听到井九的答案,花溪沉默了很长时间。

那颗黑sè的恒星没有光明,环形基地的阳光是人造的,窗外的荒原因此变得有些像油画上的风景,并不真实。

她用有些怀念与遗憾的语气说道:“如果当年他像你这么混蛋就好了。”

井九知道她说的那个他是谁,罕见地生出一些感慨,说道:“道不同,但都是大道。”

“说起大道,就想起你的,修道者们的生活真的这么无聊?你们不听音乐,也不跳舞?”

花溪回复了天真可爱的小姑娘模样,仿佛在这一瞬间有个苍老的灵魂离开了她的身体。

这幕画面真的有些诡异,井九却没有任何反应,说道:“有,我不喜欢。”

花溪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问道:“那你喜欢什么呢?我刚才问过了,这里什么都有。”

857环形基地是星河联盟最重要的秘密基地,戒备森严,保密严格,不管是军官还是研究所的人员,来到这里便很难再离开,所以这里的生活设施非常完备。就像她说的那样,这里什么都有。

在这里能看到最新的电影,听到最新的音乐,还有三大游戏公司最新的游戏,当然游戏舱也是最好的那种,还有各种武道修行装备,在权限足够的前提下甚至还有一些特殊享受。

“我什么都不喜欢。”井九说道。

花溪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就像看着一个被父母逼着每天学习、没有时间娱乐以至以为自己不喜欢娱乐的好学生。

当井九还是景阳真人的时候,活的就很清淡,最不喜欢与人打交道,加上南忘喜欢喝酒、喝酒后喜欢唱小曲的怪癖,他习惯在洞府里闭关。但那时候的他还是有些喜欢做的事情,比如火锅相关以及麻将相关。

当他成为井九后,五识俱失,只能采集信息然后通过推算模拟一二,对吃喝玩乐这种事情更是没有任何兴趣。

因为没有手感,他连麻将也不爱玩了,这大概就像现实麻将与游戏麻将的区别。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样的他确实有些值得同情。

当初在三千院赵腊月、柳十岁、顾清等人发现这一点后,都想抱抱他,举高高,就是因为心疼。

井九不觉得这是值得心疼的事情,为了活着,这样微小的代价算什么?而且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同情的感觉。

他不再理花溪,连上环形基地专用网络,开始继续阅读暗物之海相关的资料。

花溪也不想再理他,转身带着少年军官向屋外走去,说道:“晚上的酒会好玩吗?酒怎么样?我喜欢烈酒。”

少年军官说道:“依据联盟法规,您还没有到合法饮酒的年龄。”

花溪撇了撇嘴,说道:“那我去跳舞。”

少年军官说道:“根据数据分析,基地主持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是迷幻摇滚,与您喜欢的舞蹈类型不合适。”

花溪停下脚步,说道:“换个喜欢摇摆舞的主持。”

井九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

……

时间,随着数据瀑布一道流泻,很快便到了深夜,857基地的酒会进入到高潮,隔着厚重的合金门与很远的距离,井九都能听到越来越大的声浪,看来花溪的想法得到了满足,酒会上的歌曲节奏确实很摇摆。

在他准备关闭六识、屏蔽掉外界声音的时候,忽然听到夜空里传来一道微小的破空声。

基地没有响起警报,那道破空声起始极为尖锐,然后骤然消失,说明对方的移动速度奇快无比,甚至远超那些战斗装甲。

井九很轻易便算出那个人是沈云埋,想了想,推开窗户也飞了出去。

这个星系的太阳很暗,这时候是夜里,环境更加黑暗,于本星系以及别的星系群里很显眼。

在满天繁星之下一,两道剑光离开环形基地,没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南方的荒原。

这里没有隔绝城市的屏障,荒原是真的很荒凉,没有生命的气息,到处都是黑sè的尘土。

井九落在一座极高的山峰,望向黑sè的原野。

原野上沙尘滚滚,仿佛一条巨龙。

沈云埋在跑步。

他没有飞行,双腿踏着原野的地面,不停奔跑,偶尔会发出几声喊。

夜奔没有什么目的,也没有什么道理。

这片黑sè的荒原,是死亡的地狱。

在地狱里奔行,感受死亡的味道,这是他想做的事。

问题在于,这是别人不敢做的事。

所以在别人看来,这个举动很疯狂,无法理解。

谁知道没有防护罩的黑sè荒原里藏着多少危险,有没有血拇或者还残留活力的孢子,甚至有可能存在什么怪物。

井九站在崖边,看着这幕画面生出了一些欣赏。

没过多长时间,沈云埋从黑sè荒原远方跑了回来。

大气层外的那几艘战舰,都同时监控到了地表上多出来的一道直线,大概有七百多公里。

伴着碎石滚落的声音,沈云埋爬到了峰顶,看了眼满天繁星,深吸了一口带着特有的、死亡孢子味道的稀薄空气,问道:“你来做什么?”

他像平时那样梳着个简单的道髻,穿着白衣。

夜奔之后,发髻散落在肩头,白衣上到处都是破口,甚至还有些焦糊,可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

井九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衣服不行啊。”

<p class="contne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大道不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