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四章地心游记

第三十四章地心游记

<p class="contne

井九没有在意这位中年教授身上难闻的味道,也没有屏蔽六识。

不管是对一茅斋还是这个人,他都比较尊敬。

曾举,一茅斋第七代斋主。

他是朝天大陆历史上最受尊敬的一位圣人,品德高洁、气度非凡、心怀天下,更胜布秋霄,于七千余年前飞升。

据说果成寺的首代祖师,便是得到了他的指点,才创建了禅宗一脉。

井九能够认出他是谁,是因为大道朝天的游戏。

在那个游戏中,曾举停留在千里风廊的时间太长,触发了他设置的运算程序,被大数据处理系统选中。

井九与李将军在主星南极冰盖艺术馆里对话的时候,冉寒冬确定曾举与另外一名飞升者在大气层外监视。然后他跟着舰队一道离开,应该也是来了暗物之海这边。

井九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简单地出现在自己身前。

曾举没有想到他居然认识自己,看了沈云埋一眼。

沈云埋挑眉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你学生!我什么都没说!”

他是青山祖师的儿子,境界修为也不比这些飞升者差,即便对李将军以及曾举这样的圣人都不怎么客气。

曾举笑了笑,望向井九问道:“真人说早,原以为何时能见到我?”

“打架的时候。”

井九确实没有撒谎的习惯,在没有必要撒谎的时候——这次的857之行,他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没想到准备的很多东西还没有派上用场,准备中的对手便有一个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曾举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任何道路分歧导致的yīn谋及斗争,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对资源的愚蠢浪费。”

圣人及飞升的仙人又或者是那位都是世间最智慧、最了不起的生命。

这种道理他们当然能想明白,然后保证整个人类社会不会走偏。问题在于道路分歧这种事情,在人类历史上的很多时候会被强行加赋予一些精神层面的神圣意义,继而引发难以想象的愚蠢后果。

“祭司一脉、联盟政府,与我们这些人的目标是一致的。”

曾举说道:“暗物之海以及那些怪物没有自主意识,不会接受人类投降,这是最大的幸运。”

这句话非常现实,所以很真实。

如果暗物之海是文艺里的那种邪恶帝国,人类文明只怕在远古时期就已经陷入内乱,不等敌人到来便四分五裂,自我灭绝。

井九在温泉边的时候就想明白了这一点,才会接受李将军的邀请来这里看看。

这一趟旅程以及前些天的学习还有随后的考察工作,其实也是李将军、曾举这些前代飞升者对他的考察。

依然是考察。

他不喜欢。

曾举看出他的不悦,说道:“这是最后一次。”

井九问道:“为什么要有。”

曾举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听到这两句对话,沈云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井九毁了那艘战舰、杀了赤松真人,在军部大楼把他打成重伤,与李将军对南极对峙,都是为了考察这件事。就这么点小事,你又没吃亏,像个啰嗦的大婶那样不停提,这是个什么意思呢?

井九说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这次学习过程里,他向人类文明各领域最了不起的专家们提出了很多问题,最后提出的问题是,远古文明毁灭857行星用的是什么武器。曾举知道这件事,说道:“这个问题应该有答案,到时候将军会亲自对你说。”

井九问道:“接下来做什么?”

这位圣人刚与沈云埋联手在星核舰队处作战,身受重伤不及救治,便来到857基地见他,必然有极重要的事情。

“虽然你不喜欢这种说法,但这场对你的考察终究是结束了。”

曾举看着他说道:“接下来你会看到真正的秘密,也可能是人类唯一的答案。”

……

……

秘密也分很多层级,真正的秘密需要更多的手段保护,当他们从会议室里走出来时,研究所已经清场,通道两侧的实验室被物理手段从外封死,通道里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监控设备也已经失效。

沈云埋脸上依然是漫不在乎的神情,看来对那个秘密并不兴趣,或者说并不看好飞升者们苦心孤诣多年的谋划。

合金通道的尽头是一面墙,墙后没有电梯,也没有飞船,只有幽深不知底的洞,通往这颗星球的更深处。

曾举向洞里跳了进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老家伙们觉得这是最简单而有效的安全措施,除了他们自己没人可以穿越数千公里的地底通道,你知道的越往地心去越热,本土强者的身体没有被仙气焠炼过,承受不住,而且通道里还有些只有飞升者明白的机关。”

沈云埋嘲弄说道:“但我总觉得他们是把这当成了童话书里的兔子洞,以为跳下去便能找到一个美丽新世界。”

井九不喜欢这种吐槽向的说话风格,因为卓如岁太烦人,直接说道:“你先。”

沈云埋抱怨道:“你简直像我父亲一样无趣,难道青山宗的人都这么无聊?”

井九说道:“走。”

沈云埋觉得自己对他的欣赏少了很多,直接跳进了那个洞里。

井九跟着走了下去。

……

……

通道里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线,但没过多长时间,便有了光。

无形屏障形成一个透明的圆柱,无数岩浆如潮水般涌来,拍打在圆柱外面,声势极为惊人。

井九看到火红的岩浆海洋,感受着那边的暖意,觉得有些亲切。

地幔里的岩浆段很快便过去,光线再次消失。

井九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依循着重力的指引,向着下方不停坠落,坠向仿佛永无止尽的黑暗里。

构成透明洞壁的无形屏障明显源自道门法宝,通道里则到处都是剑意以及符道气息,有些符文还处于散解的过程里,应该是曾举在前面开道时的手段。

至于那些剑意自然是沈云埋所解,从残留如粉雨般的剑息碎片来看,解的非常完美。

井九承认这个小孩儿的承天剑比自己好。

这不算什么。

从柳词到墨池再到过南山、卓如岁,还有柳十岁,很多青山弟子的承天剑都比他练的更好。

前方忽然再次传来光明。

他的视线穿过透明屏障,向着远方的光源望去,隐隐看到一个半圆形的超大型建筑,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能够轻松对抗此间的高温与高压,无数能量节点在紧密的地质结构里闪现,就像是星星一样,其间隐隐传来能量波动。

看来这便是远古文明留下来的超级能源炉,那些能量节点表明无线传输果然是当年的主流技术规范。

光线再次消失,他继续向下坠落,渐渐看到了沈云埋的那袭白衣。

没有像科幻里写的那样如钟摆般来回摆动,凭借着阵法,他停在了某处崖上。

这里是地心,却感受不到应该有的温度与压力,甚至视线所及之处都没有什么特别,唯一奇特的画面,大概就是崖外那些悬浮着的石头。

崖上有座大门,曾举把手掌按到门旁的青铜镜上,微微下陷。

伴着沉重却又平滑的摩擦声,大门缓缓开启,露出又一条幽深的通道。

幽深通道的两侧也有很多间囚室,石壁与超强合金门上附着电流、粒子湍流网以及很强大的阵法。

有些阵法甚至连他都没有见过。

井九想起了上德峰底的剑狱。

这些囚室里关押着的犯人应该比剑狱里的那些魔头、冥界妖人更可怕。

曾举向通道那头走去,没有理会那些合金门后散发出来的死寂、毁灭意味,也没有给井九做介绍,知道他应该能猜到里面是什么——毫无疑问,这里关押的是被黑暗浸染的生命体,也就是那些可怕的怪物。

井九心想尸狗应该喜欢在这里生活,因为它应该没有吃过这些新种类。

而且这条通道非常宽大,在其间行走不会有钻狗洞的感觉。

通道两侧的囚室里关押着如此危险的怪物,那么通道尽头又是什么?

他跟在二人身后向通道尽头走去,没用多长时间便走了出去,来到另外一道崖台上。

崖台前方是一个极大的空间,弥漫着淡淡的灰sè雾气。

雾气里没有若隐若现的山峰。

不知何处吹来了一阵风,驱散淡雾,现出一片星空。

(微信答疑的问题收集截止到明晚,大家抓紧了,过期……就等下期了哈)

<p class="contne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地心游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