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章残缺的行星

第四十章残缺的行星

井九与曾举在地心的这场谈话没有什么实际内容。

曾圣人确认一茅斋的情形与书里写的差不多便没有更多的关心,也没有问井九何霑的父亲到底是谁。

要知道这是现在大道朝天读者以及游戏玩家最感兴趣的几个谜题之一。

对那片星空井九也没有太多兴趣,虽然那个实时监控系统非常高级,加上过滤了各种干扰,能把本星系群的所有星星都看的清楚且全面,但毕竟不是真的。那么问题又来了,到底什么才是真实呢?

对井九与沈云埋这种人来说,这种看似没有意义的问题才是他们平时的主要思想活动。

只不过无处可说,也没必要与人言说罢了。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没有像别的故事里写的那样,见面便开始血战,然后一路血战到底,直至这个宇宙结束。

回到房间,井九看到花溪拿出来了一个黑sè双肩背包,真的有些意外。

这个黑sè双肩背包与当初那个很像,但材质明显不同。

“超微粒子强化材料,背带与那根腰带是同样材质,可以承受超幅能量波动,也就是说你可以把那个核动力炉放在里面,不用再系在腰上。”花溪说道:“双肩包里还放了几件衣服,也是相同材料做的,应该能撑一段时间。”

井九明白衣服却不明白双肩包,心想系在腰上有什么问题?

花溪看他神情,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系在腰上会显得特别没脑子。”

井九没有注意过这方面的知识,在资料库里搜索了一下,看到那些画面后同意了她的做法。

……

……

清晨,一艘转运飞船离开环形基地,破开大气层,背对着那颗暗淡的恒星,向着星系外围飞去。

之前已经有道剑光提前走了。

几十名基地军官与几名研究人员站在草地上目送。那名少年军官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一道离开,站在套房的yīn暗角落里,视线穿过落地窗,落在这些军官与研究人员的脸上,仿佛在审视什么。

那艘飞船没用多长时间便抵达星系外围,进入了烈阳号战舰。

井九站回熟悉的巨窗前,花溪在他身后煮茶。

窗外的宇宙里静静悬浮着一艘黑sè战舰,战舰尾部的多晶态引擎散发着幽蓝的微光,环侧的引力场发生器开始折转星光,已经进入启动状态。

这艘黑sè战舰与在海印星云被他毁掉的那艘战舰很相似,有一个听着不是很吉利的名字——焦尾。

焦尾号战舰是沈云埋的战舰,就像烈阳号是他的战舰一样,按照联盟军方的传统,这会一直持续到他们退休,或者死去。还有一个更隐性的传统则是,如果他或者沈云埋战死在星空里,不管是以何种方式战死,这两艘战舰都会与他们共赴星河。

如此古旧而迂腐的习惯一直保留到了星际文明的年代,这是井九无法理解的事情。

不管是当初在世新学院图书馆刚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还是现在。

伴着微微震动与正常人类听不到的低频声音,烈阳号战舰缓缓启动。

紧接着,焦尾号战舰也开始启动。

战舰加速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那颗黑sè的恒星在后方停留了很长时间,才完全消失在视野里。

没有什么离别的感慨,井九知道自己会回到这里。

两艘巨大的战舰隔着数万公里的距离,却像是并肩而行,仿佛站在起跑线时同时出发的两名运动员。

没用多长时间,焦尾号便超过了烈阳号一个舰身的距离,然后越来越快,直至忽然消失在扭率空洞的入口处。

伴着各种机械声,烈阳号舰身开始装载复合材料隔板,准备进入扭率空洞。

看着前方宇宙那座“无形之门”,井九心想如果不用宇宙装甲,自己就这么闯进去会发生什么?如果自己闭着眼睛,关掉六识,收敛剑意,会不会就像接下来的烈阳号战舰一样,不会引发任何空间波动?

……

……

没有任何空气波动,烈阳号战舰安全地穿过了扭率空洞,焦尾号在前方一百万公里外静静地等着。

整个过程无甚可说,不管是战舰的电脑系统还是上面的那些生命,都不知道穿过的通道是什么模样。

人类飞行器穿越扭率空洞至少发生过数万亿次,持续了十几万年,却与最初时没有任何区别,令人感到无助、继而疲惫,直至现在的麻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对这种现象最精确的描述,也是最无情的嘲笑。

不过想到原始人类用火用了几十万年也不知道火究竟是什么,这种事情又似乎不是那样的难以接受。

接下来经过十几天的漫长航行,穿过了四个扭率空洞,两艘战舰来到了一处相对陌生的宇宙里。

烈阳号战舰里响起了舰长低沉的声音,命令全舰官兵除了必要岗位之外都脱下军帽,面朝宇宙某处进行哀悼。

在此之前井九已经望向了那处,看到了那个堪称壮观、又是格外悲惨的画面。

那是一颗残缺的行星。

那颗行星至少有三分之一被某种威力巨大的爆炸轰到了宇宙里,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陨石带。

行星的巨大缺口边缘留着岩浆翻涌的痕迹,内部的结构更是混乱至极,看上去异常怪异。

从远方的战舰上望去,这颗行星就像是人类被强行拔掉的牙齿,又有些像被火焰烧过的乒乓球。

如果这颗行星当年曾经有过生命,必然都丧生在这场大爆炸里,无论是人类还是蟑螂。

井九对花溪说了声,飞出了战舰。

片刻时间后,一道剑光从焦尾号战舰里飞了出来,跟着他来到了那颗残缺行星不远处的太空里。

两艘战舰缓慢减速,调整姿式,关闭掉所有的监控。

……

……

井九说道:“有个传闻,说有颗行星被军方摧毁了。”

这是星域网上一直流传的消息,他在隐网里看到过一些相对确实的说法。

沈云埋说道:“不对公众开放的传闻一般都是真的。”

井九问道:“这颗行星当初有多少人?”

沈云埋说道:“三千一百六十二万。”

听到这个数字,这颗残缺的行星在井九的眼里变得更加死寂。

死寂与荒凉其实不是一回事,不在于有没有建筑或者人类活动的痕迹。

宇宙里有无数颗星球都无比荒凉,什么都没有,但并不死寂,因为没有人来过,没有人看过。

这颗残缺行星曾经有过人,有过繁华的文明,却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这才叫死寂。

那么是什么样的武器能够一击轰掉三分之一的行星?

井九想到让857行星遭受的灭顶之灾,问道:“远古文明遗留下的武器?”

“七十年前这是一颗非常重要的矿星,矿业公司是花家的。事后调查,应该是花家违规使用了某种高能场工具,导致次元空间裂缝出现。最开始被浸染的只有几十名矿工以及一些岩鼠。如果隔离得当,其实不至于此。”

沈云埋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开始讲述当年的故事。

井九没有问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类似的故事在人类的历史上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不外乎就是矿业公司高层甚至是花家的人不听从军方命令,想要趁早逃离,然后引发了这一场大劫。

“当时驻守这片星域的舰队指挥官是位破茧者,就是被你杀死的赤松真人。”沈云埋接着说道:“他的手段过于强硬,导致事态迅速激化,再难控制,一夜时间便有七万余艘大小飞船准备离开。”

井九问道:“最后命令谁下的?”

沈云埋看着那颗残缺的行星,沉默了会儿后说道:“我父亲。”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残缺的行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