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一章人间喜剧

第五十一章人间喜剧

事实上,想要把沈云埋的头扯下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他的身体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度,核动力炉爆炸都没能让其变成飞灰,也只有井九这样的力量与锋利程度才能断其大好头颅。

这个画面如果在电影上,那就是血腥恐怖。

但发生在他们之间就是喜剧。

喜剧与其他剧目真正的区别就在于,没有真实的死亡。

只要有一个死亡场景出现,喜剧的名头便成了衣裳,再怎么也掩饰不了整个故事的悲凉。(这里的押韵请原谅。)

“都焦了,还留着做什么。”井九把沈云埋的脑袋抓在手里,向着海面上飞去。

沈云埋当然明白那些身体都已经没什么用,但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恼怒说道:“你这么把我抓在手里,难道我是个球吗!”

井九看在他这么惨的份上,没有扔掉这个脑袋,换了一个姿式,夹在了腋下。

沈云埋更加不满意,大声喊道:“这还是个包!男士包!”

井九看着海水墙上倒映出来的画面——那个脑袋不停地哇哇叫着——有些烦了,加快速度向海上飞去。

沈云埋见他不理自己,更加生气,张嘴便咬。

井九无奈,只好把他抱在了臂弯里,就像抱着一盆花。

可能是因为也有相似的联想,沈云埋满意了些,哼哼了两声,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跃出海面,迎接他们的是远方的太阳,以及数十台杀气腾腾的机甲。

“很多人叫我暗夜女王,却不知道我这个名字的由来与那些恶心的游戏无关,只与造物主带来的永久黑暗有关。”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某台黑sè机甲里传了出来。

半透明的机舱里正是昨天把他们接到黑夜那边的那位冷艳女子。沈云埋离开酒店套房的时候,她还在床上,到这时最多不过四十分钟左右,居然能够从遥远的星球那边来到这里,这台黑sè机甲果然非常高级,而她自然也是位真正的强者。

那几十台机甲很先进,武力系统很强大,里面的人也应该很强大。

敢在人类星球上强行开启空间裂缝、敢刺杀沈云埋的人必然都是强大的疯子。

“沈公子你必须死,因为这是造物主对你的惩罚。”

那位自称暗夜女王的女人声音很淡漠,没有任何情绪,仿佛不管是沈云埋还是井九又或者别的人类都是地下阶层似的低贱存在。

井九向来不喜欢与这些狂热的、不可理喻、无法交流的狂热分子打交道,准备离开。

沈云埋却想听听对方要说什么,不停喊道:“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井九把他的脑袋举了起来,对准了天空里的那些机甲。

那名暗夜女王的声音渐渐消失,那些机甲里的强者们也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脑袋能说话?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沈云埋引爆了核动力炉,超出了这些人的想象。

那场惊天动地、直抵苍穹的大爆炸,威力也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海水蒸腾,热流恐怖,辐射惊人,他们根本无法靠近这片海域,直到能量波动平静了很多,才敢靠拢过来,然后就看到了这样一幕诡异的画面。

那位暗夜女王应该是这群人的首领,很快清醒过来,声音微寒说道:“沈云埋!你在那些星系里屠杀我们同志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

“我他妈杀的人多了,你不自报派系我怎么知道你是哪个星系的!”沈云埋喊道。

暗夜女王说道:“所有星系的英烈都是我们的同志!”

“不管你是投降派还是田园派……”沈云埋隔着数公里的距离,盯着机舱里的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不会杀你,我会强奸你、在你的面前强奸你的母亲姐妹以及所有在意的女人,然后先杀了她们。”

一个被举在空中的脑袋,满脸杀气地说着如此无耻而残忍的话,画面真的很诡异。

那天在军部大楼,沈云埋曾经捏着冉寒冬的下巴说过类似的话,看起来这似乎是他的某种习惯。

心理学有种说法,每个人越缺少什么就会越强调什么。

井九想到这点,说道:“你没有工具。”

沈云埋觉得好累,说道:“严肃点,我在威胁人呢!”

这时候,暗夜女王冷漠而嘲弄的笑声响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强奸?像昨天晚上那样吗?像条狗一样……”

沈云埋翻了个白眼,对井九说道:“都杀了。”

井九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在那颗恒星上,做实验的同时,他吸收了足够多的仙气,但飞回战舰消耗了一些,尤其是从战舰飞回度假星时速度太快,消耗了极多,他打算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解决这场战斗。

精神层面的战斗,消耗的是精神意志,对他来说就是剑识。

这种战斗方式比用剑更快,只是需要专心一些。

所以他才会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就是天黑,天黑想事情更认真。

那几十台战斗机甲忽然静止在了天空里,无论是武器系统还是激光发射平台,都完全失效。

蘑菇云形成的巨花已经离开海面,在天空最高处渐渐散开,海面上还有很多水雾。

那些机甲在水雾里若隐若现,就像是青山里的那些石头。

井九睁开眼睛,脸sè变得有些苍白。

数十台机甲就像是忽然受到重力控制的石头,微微一震,便向下方坠落,落入数千米深的海底。

啪啪啪啪,过了一段时间,如雨打芭蕉般的轻微碰撞深从幽暗的海底响起,传到了海面上。

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那些机甲都已经严重变形,有的甚至断成了几截,至于机舱里的那些人类强者或者喷血而亡,或者被震的昏迷不醒。

一道幽冷的剑光悄无声息飘过,没入海水里,消失无踪。

那些人类强者无论生死,咽喉处都多了一道细腻秀气的剑伤,然后头颅缓缓滚落。

不是所有人都死了,井九没有完全满足沈云埋的要求,留下了那个自称暗夜女王的女人。

伴着低沉的嗡鸣声,那台黑sè机甲舱门自行开启。

那个女人脸sè苍白、眼里满是震惊。

当年家园被政府舰队毁灭后,她跟随着一个神秘人开始学习,经过数次基因优化,修行武道,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列星上境的强者,不要说在组织里,就算放在强者如星海的军方,她也是极优秀的那一类人。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弱小。

曾经的那些自信、骄傲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她眼睁睁看着那些同志像石头一样坠入海底,看着他们的生命信号终止,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无法移动自己的一根手指!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魔鬼吗?

所以他才会如此强大,如此可怕,如此美丽?

一道无形的力量抓着那个女人离开机甲,来到井九的身前。

那个女人强行冷静下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你……”

井九没有与敌人说废话的习惯,因为他不是反派,至少自认如此。

而且沈云埋的伤有些重,要节约时间,所以他没有让她把话说完,手指落在她的眉心,开始搜索她的记忆,她的思想,不出意外地发现这个自称暗夜女王的小姑娘的人生不是喜剧,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暗物之海不是什么邪恶帝国,没有黑暗皇帝,那些被浸染的怪物有智识却没有想法,自然不会接受人类投降,所以在这十几万年的争斗史里,投降主义在人类社会里并不流行,始终掀不起什么风浪。但随着远古文明的某些秘密流传开来,在星河联盟里出现了另外一种极端主义者,那就是回归田园派。

某些人不知从何处知道了一些远古文明的秘密、暗物之海产生的原因,渐渐生出一些很奇怪的想法,觉得人类才是这个世界的病毒,而暗物之海就是造物主降临的惩罚。这种说法有些类似原始宗教里的大洪水,区别在于田园派认为暗物之海并非灭世而更像是一种警示,是提醒人类不要在科技这条错误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不要去试图触碰造物主的世界,应该主动让文明降级,回到很多万年以前的田园时代。

从逻辑上来说,这种想法不能说完全错误,只是没有意义。

随着时间的流逝,受到星河联盟当局打压的投降派与田园派很自然地合流,理念主张也越来越激进,甚至在很多城市开展了恐怖主义攻击。有些田园派人类则是某些偏远的星球上开始了自己的社会实验,男耕女织、挖煤开河、一夫多妻,岁月静好,乱七八糟。

这位小姑娘就是在这样一颗田园星球上出生的。

她七岁的时候,星核舰队的一支侦察舰队发现了那颗星球的存在。

那支舰队有重要的任务需要处理,没有时间停留,在某位参谋官的建议下,用激光主炮进行了一次集射。

这次军事行动被记录为一次演习,名字叫做犁。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人间喜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