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四章最好的脑外科专家遇到了停水的问题

第五十四章最好的脑外科专家遇到了停水的问题

这艘战舰早就做好了准备,更准确地说本来就是给沈云埋准备的。

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精密的仪器设备,干净无比,随时可以调整为真空环境,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感染。

就算是有孢子飘进来,也无法存活太长时间。

这里可以理解为最高端的手术室,而且非常舒适,一切都极为符合沈云埋的美学要求与现实需要。

比如那个装着维生溶液的器具。

沈云埋的脑袋浸在里面就像一个人泡在浴缸里,无论大小还是深浅都非常完美,就连营养液的温度都被调整的极为合适。

他舒服地叹了口气,发现果然家里最好。

井九说道:“确认?”

沈云埋嗯了一声,接着说道:“不管你在基地呆着还是去别的地方,如果想那个问题累了,随时来找我玩啊。”

井九说道:“不要。”

沈云埋的头在液体里微微起伏,就像他的声音飘忽不停,充满了无奈与淡淡的渴望。

“我这次受的伤太重,想要修复至少需要一年多时间,很无聊的。”

井九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转身向外走去。

沈云埋的视线落在他的背影上,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喊道:“你说你是青山掌门所以可以管我……但你现在不是飞升了吗?青山掌门应该另有其人才对。”

“我没有全退。”井九没有停下脚步。

沈云埋以为他说的是太上皇之类的意思,下意识里摇了摇头。摇头是一个简单的动作,问题是现在他只剩下了一个头,于是当他摇头的时候,便显得十分古怪,营养液荡起无数波浪,哗哗作响。

……

……

现在青山宗的掌门是那个谁都管不了的可怜人,卓如岁。

井九离开竹椅之前通过中州派的法宝看到了那幕画面。

问题是沈云埋不知道,他的父亲不知道,李将军也不知道,因为他的那本没有写到后来这部分。

想要靠那本来推断以后或者推算他的行为,会出很多错误。

那本也没有写到西来飞升,因为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朝天大陆外的太阳,踏上了寻找雪姬的旅程。

回到烈阳号战舰,他与西来站在了窗前,看着那艘黑sè战舰缓缓离开。

“你听说过思想烙印吗?”井九问道。

西来问道:“你想做传销?”

随着人类文明的新生,很多远古文明的成果被重新发现,得到了继承与发展,也有很多别的商业模式、社会现象也沿袭下来。传销是远古文明萌芽期的一种商业模式,带着一些宗教狂热的味道以及一些可以实际操作的手段,在星河联盟不出意外地再次复活,仿佛就像大蠊一样拥有难以想象的生命力与优点。

井九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西来说道:“对精神世界进行解构,然后按照一定目的进行重组,可以算作一种洗脑方式,但更加直接有效,现在的手段非常多样化,比如有些执行赴死任务的舰队会集体服用药物,不过因为争议太大,最近这些年很少用了。”

井九说道:“修行者擅长精神控制。”

西来望向他的侧脸,面无表情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认为我被洗脑了?”

井九说道:“只有被洗脑的人才会如此敏感。”

西来说道:“不好笑。”

井九没有再说话,继续看着窗外。

那艘黑sè战舰渐渐消失在了黑暗的宇宙里,再也无法看见。

……

……

黑sè战舰上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沈家的仆人,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早就被植入了不可洗去的印记,也就是所谓的思想烙印,永远不会背叛沈家——不要说什么死亡这种威胁都无法做到,而是他们的意识里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这种念头。

在这艘战舰上不需要再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泡在温暖的液体里,沈云埋仿佛回到母亲的腹中,强行止住困意,说道:“开始吧。”

那位女管家面无表情应了一声,伸出双手把他的头颅抱了起来。

引力场装置随时可以开启,十余台自动机器设备在旁待命。

想要完全修复身体必须回联盟科学院,但太空航程漫漫,他想要阻止伤势恶化,就需要立刻开始手术。

准确来说,他需要给自己做一个开颅手术。

手臂可以更换,身躯与供能系统也可以更换,只有大脑无法更换,所以真正能让他受伤的,也就是大脑受到的冲击。

意识转移那种事情……可以,便没必要。

很小的时候、具体来说是在857基地更换了第一条手臂的时候,沈云埋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在身体改造之初,他便对大脑保护极为重视。

他认真地学习了一段时间,成为了一位脑外科的医生。

在现在的星河联盟医学界,他绝对是脑外科排名前三的专家,只不过没有谁有幸得到被他亲自操刀的机会。

掌握了相关知识后,沈云埋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自己的大脑体积减少了很多,换句话说,就是去除了很多他所以为的冗余部分。

在道法的支撑下,这个极其荒唐的想法在他的手里居然成为了现实。

现在他的大脑体积只剩下正常人类大脑的七分之一,当然他没有变成一个痴呆儿。

接着他对自己的大脑进行了重重保护,宇宙里最珍稀的超强合金是最外层,用高密材料覆盖,灰质间层里嵌着很多微型阵法,与微型阵法相呼应的真空维持阵法是第二层,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改造。

伴着低沉的电机声与磁力分割声,锋利的等离子束刀剖开了那个头颅的外壳,露出了极其狭小的一道缝隙。

一根极细的水柱伸进缝隙里,开始进行冲洗,宽度维持在超微粒子范畴内。

这一切都处于沈云埋自己的意识控制下。

这是手术最开始的清创冲洗过程,水流非常温柔,动量极小。

那根水柱稍后会变得更细,生成切割能力,变成一把刀开始修复他的大脑。

作为青山剑宗最具天赋的修行者,沈云埋自然知道剑的重要性。

开始涉足脑外科之后,他便在寻找最合适的剑,也就是手术工具。

那个手术工具的要求特别高,远远超过于什么在葡萄皮上写字、在嫩豆腐上割纱布之类。

各种射线刀、精密合金刀,经过多轮实验后都被他淘汰了。

最终他发现还是水刀最适合在大脑上雕花。

对手术工具的要求都如此之高,自然说明这个手术或者说日常的维护工作风险多么大。

这时候的他处于最没有保护的时刻,也是最弱小的时刻,更不要说这时候的他只剩下一个头,只能靠意识来操控事物。

只有在这艘战舰以及科学院的实验室里,只有在这些打了思想烙印的仆人们的服侍下,他才敢把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不然他肯定会把井九留下来,试试这把传说中的剑是不是比水刀更好用。

滋滋的声音在继续,操作台上流出几道水,带着极淡的粉,表明从脑组织里冲出来的血非常少。

沈云埋闭上眼睛休息了会儿,然后睁开眼睛准备开始正式手术。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道水柱忽然消失了。

他望向那名中年女管家。

女管家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沈云埋沉默了会儿,带着些自嘲的笑容问道:“怎么忽然就停水了呢?”

他现在是浮在溶液表面的一个头颅,这一笑,便显得非常诡异而可怕。

这艘黑sè战舰拥有星河联盟最高的科技水平,远远超过军方那些战舰,赤松真人的那艘战舰也远远不能相比。不需要更多的具体描述,至少在这艘战舰上不可能出现停水这种荒唐的事,更不要说这个房间是专门给沈云埋准备的手术间。

既然不可能欠水费,那么便只有一种解释,有谁把水关了。平时的时候关掉水,最多就是没办法煮饭、冲厕所,但这个时候忽然没了水,沈云埋无法做手术,便不能阻止伤势恶化,甚至有可能去死。

“是我。”

关于停水的问题很可笑,那位女管家却是诚实地做出了回答。

沈云埋静静看着她,说道:“我不理解。”

女管家说道:“我也不理解。”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最好的脑外科专家遇到了停水的问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