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章请喝茶

第六十章请喝茶

这种说法极度自恋,近乎霸道。

只要天赋高的、活的有趣的、想的多的……都像他,而且就应该是他的弟子?

难怪当初井九看着彭郎会有那么多的喟叹,对柳十岁、顾清、元曲等人有那么多的不满。

“别的无所谓,有趣这一点还是算了。”花溪撇了撇嘴,说道:“像你这种忧患意识太强的人怎么可能有趣,那个家伙是你们祖师爷的儿子,在军方有很多支持者,这辈子从来没有人敢招惹他,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这是不打算再演下去了吗?就在井九准备挑明某些事情的时候,手指上的戒指散发微光,收到了又一份资料。

这些资料是一份名单以及非常准确的空间座标。

与沈云埋去看海之前,曾举便提醒过他过些天会有一场会议召开。

看着那份名单上密密麻麻的名字,井九沉默了会儿。

在名单里他看到了好几个知道的名字,那都是记载在朝天大陆修行界历史上的飞升者。

比如陈屋山的那位石人,比如那位东易道的六合真人。前者曾经隐藏在那颗行星陨石山里意图对他不利。他与李将军会面的时候,后者隐藏在一艘战舰上随时准备向他出手。

但更多的名字与附着的简介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朝天大陆居然有这么多的飞升者?

看来所谓典籍能够记住的永远都只是历史真相的一小部分。

这个事实让他有些震动,然后警惕。

那个空间座标则是会议召开的地点。

从蝎尾星云第七十一号通道继续往边缘去,有一个被称为雾外的普通恒星。

恒星系极外围有个小行星带。

里面有颗直径为三百公里的小行星。

那个小行星带远离恒星,极度寒冷,环境异常恶劣。

会议选择在那里召开与苦修之类的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那里绝对安全,不用担心信息泄露。

那颗严寒而可怕的小行星,覆盖着甲烷冰雪,磁暴非常严重,普通人类就算穿着最好的宇航服,也必死无疑。只有接受过仙气淬炼的飞升者,才能凭借自身的能量,在那里长时间停留。

“磁暴……有些问题,你确定要去?”花溪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没有掩饰自己的警告意味。

井九说道:“有事就走。”

花溪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说道:“一件东西如果被弄坏了,再来修补,意义不大。”

这些天他去看暗物之海、去度假星看海、去看了看太阳、又在海底感受了一下小太阳爆炸的余威,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哪怕有剑意保护,他手上的那枚戒指也已经破损严重,经过修复,信号不再像以前那么好。

“可以换个新的。”井九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像在发出某种邀请。

花溪转头望向库房空中的数亿颗棋子,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在思考什么,犹豫什么。

……

……

烈阳号战舰离开了857星系外缘,向着更深的宇宙前行,标准时间六天零846分钟后,抵达了蝎尾星云。

蝎尾星云是一片稳定的星际尘埃群,横亘数千光年,里有一百多条扭率空洞的入口,其中一条扭率空洞通往星河联盟著名的大工业星域,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矿星变成粉末被送往那边,各种各类的飞船不停穿行,虽然用肉眼很难看到什么痕迹,但通讯系统与信息光幕上则显得非常热闹,有些像那些居住星球的都市中央。

与繁忙热闹的星际通道相比,星云侧下方那片稀疏的新生星系群则显得冷清很多。

从这里望过去,蝎尾星云就像是悬在天空里的河上的新雾,当然也像是脚下河上的雾。

雾外星系的名字大概便与此有关。

有些参加会议的飞升者已经提前抵达了此处。

在数百亿公里的宇宙范围里,有十几艘黑sè战舰隐藏在黑暗里,就像是异型的行星,没有任何气息波动。这些战舰就是飞升者们的座驾,就像那艘曾经被井九毁掉的赤松真人的战舰一样,拥有星河联盟最高级的科技水准以及最强大的武器群。

西来还没有到。

他现在是星核舰队司令,听着很了不起,实际上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权限与职位没有任何意义,自己没有出事才最重要。

井九确定他出了事。

那个男人从南方的雾岛乘船登陆,在青山宗的压力下独撑数百年,直至成就一方剑神。

那些阳光的笑容、亲切诚恳的神情,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

这些不见得是虚假的,也有可能是他内心隐藏了无数年的自己,那个面无表情、像雕像般的西海剑神才是历经数百年修道生涯后的存在。问题在于修道本来就是改变自己。

花溪转述过乔治卡林的那句话——任何把现实诗歌化的行为都是愚蠢而且无意义的。

井九不知道乔治卡林是谁,但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所谓天真烂漫,自然得道的说法,很文艺但不现实。

哪有什么赤子之心,就是屁都不懂。

这种诗歌化或者说田园想象都是弱者认清自己的无能后编织出来的谎言,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投降主义。

井九可能会成为一个逃亡派,但绝对不是投降派。

他拥有任何人包括那些飞升者在内所没有的耐心与勇气以及最重要的信心。

天空里数亿颗黑白棋子,代表着这个宇宙现在最困难的题目。

解决掉这次的事情之后,他准备用一百年时间来破解掉。

如果童颜能够早些出来他应该会轻松些,问题是现在他没办法回朝天大陆。想到这点,他生出些淡淡的自嘲——当初如果早知道朝天大陆是一个无法回去的地方,他何必与那个最高阶的母巢拼到最后一刻?

睫毛轻眨,将这些没必要去想的往事尽数切碎,扔进意识虚空里,他再次望向数亿颗棋子。

忽然,那些黑白棋子在他的视线野微微颤动了一下,其间仿佛生出一道波浪,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那道浪大概只有几微米高,普通人用肉眼都无法看到,对整个棋局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如果把那些黑白棋子视为大海,这终究是潮。

心血来潮。

井九向战舰外望去。

核弹库房里没有窗口,就算有也看不到什么光线,连那些不可见的辐射也隔绝了大半。

井九却仿佛看到了什么,从原地消失。

黑白棋子构成的海洋表面出现一道明亮的剑光,如乐声一般袅袅而散。

他来到了战舰外。

如雾般的蝎尾星云在极遥远的地方,散发着极淡的光。

雾外星系是那样的幽暗。

忽然,从幽暗里飞出来一道极淡的光,是只极小的光鹤。

他伸出右手。

那只光鹤落在掌心,瞬间消散成清光,再散解为粒子消失无踪,只留下了携带的信息。

井九望向黑暗的宇宙,眼里闪过一道明亮的剑光。

无数各频段的射线进入眼睛,与意识里的图像做着对照,他确定了七艘战舰的位置以及其中三艘战舰的具体情况。

当初他用烈阳号的核弹作为仙气来源,直接斩落了赤松真人与那艘战舰,现在没有核弹但有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他应该能够斩落两名飞升者与两艘战舰,如果逼至极限也可以试着去斩落第三艘,像血魔老祖这般强的飞升者应该不多。

他回到战舰里,提起铁壶搁到炉上,待银炭表面生出一层薄雪时,茶刚刚好。

茶水汨汨落入杯中,他用手指拈起,确认温度刚好,放到了花溪的身前。

花溪端起茶杯喝了口,道了声谢。

她的工作是服务他的饮食起居,比冉寒冬扮演的秘书角sè还不如,怎么也轮不到他给她倒茶。但他倒的自然,她接受的也平静,因为都知道这杯茶的代价。

“你确定不能进行物理操作?”这是井九第二次提出这个问题。

花溪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遗憾,不知道是茶的味道,还是这个答案。

井九看着她指间的茶杯说道:“端茶杯也是一种物理操作。”

花溪轻声说道:“我能做多少,就能做多少。”

前一句说的是能力,后一句说的是权限。

井九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道:“我的能力很强。”

花溪也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你是青山弟子,我没办法信任你。”

井九说道:“你看过我的书,应该知道我们青山宗很擅长欺师灭祖。”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请喝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