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一章一切都是假的(上)

第六十一章一切都是假的(上)

井九觉得自己能够说服花溪,以及她身后的那位,然后很顺利地解决所有事情。

那些事情包括西来被精神控制、沈云埋被幽禁以及他将要面临的一切。

西来再过一个半小时就到,李将军还要过两天才能到,时间窗口也足够。

主星的局势有些不稳,借着度假星大爆炸,冉家等世家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就连花家都极其少见地站了出来。李将军要处理那些事,又不想杀死所有人,需要用些时间。当然,他会很轻松地解决那些问题。

回到舰首的房间,窗外的宇宙还是那样的黑暗,看不到半点光明。

不知道将来点燃那些恒星后,这里会不会被照亮。

“你在准备什么?”花溪说道:“在你写的那个故事里,你们这些修道者很忌讳沾染因果。”

井九站在窗前,看着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战舰,没有说话。

从很多天前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度假星出现空间裂缝的那一天,不是黄玉三号行星总攻的那一天,不是抵达857基地的那天,不是在主星南极冰原与李将军对话的那天,也不是在海印星云遇到赤松真人与他的战舰的那一天,而是在更早的时候。

那时候他从星门地心实验室里醒来,来到民生街区,在那个公寓楼里看到了电视光幕,看到了上面播放的新闻画面。

从那天开始他便觉得都有些不对劲,一切都有些虚幻的感觉,让他有些轻微的不自在。

通天境大物对天地变化都能生出感应,近乎预知,更何况他现在是飞升后的仙人。问题在于飞升后的世界——这个浩瀚的宇宙近乎无限,那些感应不再准确,而且隐隐有一道力量如雾般遮住前路,让他无法算清楚之后的变化。

有人让他算不清楚,这本身就是问题。

前路与结局算不清楚,不代表就不能算,至少可以看清楚脚下的路面是否平整。

这些天他在烈阳号战舰的库房里静思,对着满天棋子思考点燃恒星计划,更多的时候则是在算别的事情。坐在棋盘对面的那个人落子似乎毫无逻辑,不管是西来还是沈云埋,都看不出目的,那他的棋子应该落在何处?

最终他决定直取中路。

……

……

一艘黑sè的战舰如幽灵般缓缓驶出蝎尾星云,穿过一条短距通道,来到雾外星系近处。

一道微亮的剑光照亮宇宙一瞬,隐隐有某种波纹,如海潮一般。

铁壶表面的花纹也被照亮。

花溪抱着一只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娃娃,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着那边的两个人。

井九亲手给西来倒了一杯茶,说道:“你的脑子里有问题。”

这就像推开卧室的房门,便看到一座如山般的巨型战舰扑面而来。

西来端着茶杯,看着杯子里清如水的茶,沉默片刻后说道:“证据。”

随着他的声音,房间里弥漫一片如雾般的气息,以黑暗宇宙为背景的巨窗上散现十余道剑光。

一座承天剑阵成形,同时无数资料通过神识传了过去,在西来的意识里显现出来。

只用了很短的时间,西来便看完了那些资料,对井九认真说道:“谢谢。”

那些画面上的他是那样的凄惨,换作任何人都会觉得愤怒甚至崩溃,他却还是那样的平静。

“那天你说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现在看来是真的。”

井九没有觉得意外,李将军既然要收服西来,自然不会留下这些漏洞。

西来说道:“我知道你是好意,想让我醒过来,但我是醒的。”

井九没有接着他的话说下去,直接问道:“疼吗?”

这问的是从那颗矿星到基地实验室,西来承受的无数**以及精神上的痛苦。

痛觉是一种神经系统为了保护整体而自生的防御机制,修道者从锻体开始,这种机制便会逐渐减弱,但随着境界渐深却又会逐步加强。就算是飞升者用仙气淬炼出来的身躯已经不是凡身肉胎,依然保留了相应的感知,而且比凡人要丰富无数倍。换句话说,当仙人能够感受到疼痛的时候,也必然要比凡人疼无数倍。

西来不想回忆那段时间,简单地嗯了一声。

井九接着问道:“羞辱吗?”

被当作实验品对待,像小白鼠或者青蛙一样被那些军方的技术人员弄来弄去,不要说是仙人,只要是人都会觉得羞辱。

西来说道:“只要知道这些,不被隐瞒,就能接受。”

井九说道:“为什么能接受?”

“青山第七代、三十七代掌门都死了。”

西来说道:“人类如果需要在这场战争里存活下来,就需要牺牲。我不觉得自己能够成特例,毕竟,我不是你。”

这还是曾举的那个意思。

井九说道:“西海的那个男人不会相信牺牲这个词,至少不会让这个词落在自己的身上。”

“那是因为西海太小,朝天大陆太小,我们能出去。而宇宙太大,我们无处可去,便需要落脚处,这个道理很简单,冬歇的时候农夫也会攒些柴火,修一下房子,当野兽下山的时候,也会拿起钢叉迎上去,他们当然也怕死,但正因为不想死,才会变得不怕死。”

西来握着手里的茶杯,看着他问道:“同样,来到这个世界后,你的变化也很大,比如现在你居然会关心我的死活。”

井九说道:“我不关心。”

他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救西来,至少不全部是。

他与谈真人、西来、曹园应该算作同一批离开朝天大陆的飞升者。

如此短的岁月里连续出现几位飞升者,在朝天大陆的历史上极其罕见,甚至根本没有发生过。

往深层去看,当然是因为他的存在。

很自然地,他对这些家伙会有些亲近感,就像对还留在朝天大陆的那些小家伙一样。

这是智慧生命的本能,不需要克服,所以他也没有克服。

但要为这些人冒险,也是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只不过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便一直感觉不对,加上前些天光鹤带来了沈云埋的消息……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站在自己这边的人当然越多越好。

所谓得道者多助,有时候不过是多助者方能得道的另一种解释。

至于会不会像花溪说的那样沾染更多因果,他也不怎么在意,重生后再踏修行路,他对因果二字早已有了全新的认知。

斩不断,理还乱,避不开,随便来。

西来苦笑说道:“既然真人不关心,与我说这些做甚?”

井九说道:“那天你说在需要的时候让我喊醒你。”

西来笑道:“真人就当我在装睡吧。”

井九说道:“睡觉的人会做梦,我要去你梦里看看。”

听到这句话,西来沉默了很长时间,因为他听懂了井九的意思是要进入他的精神世界。

这等于是把自己的精神世界放开给对方,是极其危险的事。

如果是个普通人倒也罢了,但井九的神识何其强大,到时候稍一动念,便能轻易地杀死他。

从矿星到军方基地实验室,李将军的下属们用了无数方法,都不能让他放弃抵抗,放开自己的精神世界,才会有先前那些可怖的画面。

那时候他忍着极致痛苦坚持了三十几天,现在井九一句话便想做到同样的事?

“好。”西来忽然说道,举起茶杯饮尽。

……

……

一杯清茶,便离开了现世的烦恼,进入了意识的世界。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浓雾,想必是南海的那片群岛。

井九不想回看西来的童年记忆,可能会看到什么精神创伤,但那与他有什么关系,说道:“在哪里?”

西来挥手驱散眼前的浓雾,有些不舍地看了眼沙滩上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说道:“随我来。”

离开南海群岛,乘着一艘速度比光还快的破船,登岸便看到一个小渔村。

小渔村里的人后来都死了。

接着他们去了西海,看了眼无数重潮水,那个谪仙留下的痕迹,折转向东,来到一片荒原里。

此地极其荒凉,没有任何青sè痕迹,也看不到一处水洼。

西来感慨说道:“都说在我们仙人眼里,沧海桑田只等闲,但又有几个人真能亲眼看到?”

井九说道:“可以想象推算,比如一百年后,这里会变成河流。”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荒原地面便裂开了一条大缝,无数地泉涌出,瞬间填满,变成一条大河。

“这不是时间的力量,是你在作弊。”西来苦笑说道。

井九说道:“我们也是时间的一部分。”

那条河流的尽头便是西来精神世界最隐秘、也是最重要的地方。

如果有思想烙印便应该在那里,只不过那个烙印与西来的精神世界已经融为一体,他自己无法发现。

井九想过那个烙印会以怎样的形式在西来的精神世界显现,可能会是青铜门,可能会是一盏油灯,也可能是一把剑,却没有想到,那个思想烙印竟然是一个人。

一个年轻道士坐在岸边钓鱼,道袍竟是红sè的。

那抹红sè在荒凉的世界里无比显眼。

“你不该来这里。”

年轻道士抬起头来,望向井九说道。

看到这幕画面,井九想到了师兄,然后觉得好生无趣,又有些愤怒。

对方不是太平真人,而是他的太师祖纯阳真人。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一章一切都是假的(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