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九章丧钟

第六十九章丧钟

如果宇宙里能够传播声音,此刻必定一片哗然。

飞升者们很是震惊。

青山祖师是人族的第一个飞升者,拥有难以想象的历史地位,此时却被一个青山宗的直属晚辈这般嘲弄。

接着他们想到井九的真实身份,又有些理解,毕竟那不是人族的一分子。

青山祖师缓缓抬头,露出笠帽下的丑陋容颜,神情漠然,没有因为这句话有任何情绪波动。

欺师灭祖其实算不得青山宗的历史传统,但青山弟子也没有尊师重道的习惯。

至少从太平真人、景阳真人这一代开始便是如此。

井九对师父沉舟真人的印象很模糊,对师祖道缘真人有几分感情,至于对无数人视若神明的开派祖师……印象一直非常差。

那年在朝天大陆他对赵腊月等人说过,开派祖师把万物一剑视若仆人与工具,甚至是奴隶,但他把万物一剑视作朋友、玩伴。所以他们通过同一把剑领悟出了完全不同的剑道。

这便是道不同。

道不同不相为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只是不明白那位为何会站在祖师那边,视线穿透冰面,落在花溪依然可爱、但绝对不天真的脸上。

先前他对花溪说他们是同一类人,花溪说他现在还不是,这不是充分的理由。

花溪很平静,没有任何畏惧。

只要千里冰封阵散开,在这极度寒冷而严酷的宇宙环境里,她瞬间便会死去。但作为观察者的她只需要动念便能以光速离开,至于留下的这具身体——不过是她用颈后芯片控制的一个复制人而已,她根本不在乎。

她说道:“那天在857基地的套房里,我问过你几个问题。”

……

……

“如果暗物之海的问题解决不了,你会不会试着离开?”

“当然。”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要你牺牲自己,换取更多人活着,你会愿意吗?”

“不愿意。”

“为什么?”

“我活着,便是人类活着。”

……

……

井九记得那几个问题,当时他就知道那是考察的一部分。

如果提问的是李将军或者青山祖师,他知道应该怎样回答才能得到高分甚至满分。但提问的是她,他不确定她想听到怎样的答案,所以他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心话——他觉得整个人类都不理解自己,但她可以理解自己。

花溪看着他说道:“你说你活着就是人类活着——问题在于,人类自己不会这样想。”

井九平静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人类。”

这句话当然有前提,是某个特定时刻、特定情形的描述,但不管如何,一个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都是极其难以想象的事情,这已经超出了自信与自恋的范畴,很容易被看作癫狂。

要知道不管是花溪身后的那位智慧生命,还是那位逝去的神明都不曾如此自况过。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被震撼的无法言语,李将军挑眉,红sè大氅无风而飘,只有青山祖师漠然如前。

花溪沉默了会儿,说道:“席勒在一本历史里写过一位皇帝。直到现在我也不确认那个皇帝是不是真实存在,但那个皇帝说过的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他说朕即国家。现在看来,你比他还要狂妄。”

井九说道:“我不知道那位皇帝最后是死于非命还是惨遭羞辱,但我想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必然是真这样认为的。”

花溪说道:“那么为了证明这句话,很自然地,你需要战胜整个人类文明。”

井九说道:“这不见得是必须的事情,而且就算如此,你也没有立场参与到这场战争里来。”

“你是他留下来的武器,毁灭暗物之海,为人类寻找到真正的希望是他的遗愿。”

花溪说道:“他的想法高于一切,所以我一定会帮他。”

这句话里的他自然就是那位神明。

“神死了。”井九面无表情说道:“你那时候应该被他关了机,又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花溪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把远古文明毁灭之前的情形算的差不多,一时无语。

“几万年前我拾到你的时候,便感受到了神明的意志。”

青山祖师的声音回荡在宇宙里,“你是他留给整个人类的希望,我拿到了这份希望,成为了第一个离开朝天大陆的人类,我便有把这份希望保留下去的责任。”

这句话听着很动人,甚至有些浪漫主义的感觉。

但其实换个说法就是,万物一剑必须永远被他握在手里,井九别想着逃掉。

在这段对话的时候,整个人类文明的信息狂流依然在不停地冲击着井九的精神世界,那道可以理解为“承天剑”的程序已经快要完成写入。井九的意识渐渐有些混乱,大脑更加昏沉,隐约间想到一件事情。沈云埋的重伤、甚至可能中的死亡都是青山祖师的决定——不管是为了概率坍缩或者是诱他入鞘——那么某个问题似乎也有了答案。

那个自称暗夜女王的恐怖分子很小的时候便被一个老人收养,那个组织的领袖是位老人……

“你就是启明人。”井九对青山祖师说道。

青山祖师说道:“不错。”

井九说道:“你不止生得丑,还真的不会取名字,破茧者、蝴蝶、启明人……这是准备写青春悬疑探案?”

青山祖师没有动怒,说道:“朝天大陆不是实验室,我们不是实验品,是神的选民,我们有能力,就有责任。”

启明人,开启新的人类文明,这就是青山祖师以及李将军等人的自我认知。

这种认知很有责任感,很高尚,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井九。

井九要代表人类,人类不见得同意。

人类想要井九,他也不同意。

他也不觉得祖师的这种认知是正确的。

在他看来,谁能担起开启新文明的责任,或者说谁有资格做启明人,那得看一件事。

他说道:“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谁活着谁就有道理。”

青山祖师真的很强大,尤其是神识,可以横亘星河,笼罩群星,仿佛实质,比全盛时期的雪姬都要强很多。但数万年前他便飞升,离开了朝天大陆,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终究变成了一个老人,身体已然枯朽。

只需要找到他,抹灭他的仙躯,便能摧毁他的神识,结束这些争论。

很多星系里都有启明星,如果那些星辰熄灭了便要换名字。

如果人死了,还怎么用承天剑控制井九,还怎么开启新的文明?

大道之争就是这么简单,因为如果往终点望去,争的本来、从来都是这个。

……

……

如果是别的任何时刻,当谈真人踏上那片海的时候,肯定会更加激动,甚至可能会违逆他一向的习惯,做一首酸诗。

这里是祖星。

只是这一个理由便足以引发所有人的诗兴。

这里说的所有人指的是看过诗的那些人。

沧海是这样的,原来这就是冷或者深绿的意思。

碧空是这样的,原来这就是蓝与通透的意思。

海岸线上的群山是那样的青翠,岛上的沙滩细白如银,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完美符合人类集体无意识里的远古记忆。

小船破浪而前,没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那座小岛。

谈真人与那位生化人少年弃舟登岸。

岛上生着无数桃树,花开如火,把远处那座火山半掩。穿过树林,任由花瓣如雪般落在身上,谈真人二人来到小岛深处,穿过一条布满阵法与激光武器的通道,来到最深处的那个温泉边。

温泉边空无一人,没有酒杯,没有棋盘,更没有对弈的人。

“哇哦,真是意外啊。”

谈真人摸了摸满是油光的额头,苦着脸说道。

生化人军官用眼里的射线检查了一下四周,说道:“应该有你们说的所谓阵法。”

谈真人感慨说道:“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装什么呢?难道觉得我们这些从朝天大陆出来的人不懂什么叫做演技吗?”

话音方落,无数艳丽的光柱自四面八方射出,落在他的身上。

擦擦声响里,谈真人碎成了无数碎片。

那名生化人军官的眼睛变得无比明亮,自然不是因为兴奋,而是他在“真的”扫描四周的环境。

他没能看到仙气的残留,也没有看到任何生物标记残留,这表明……刚才并没有真实的生命在这里死去。

忽然,一粒极小的光点轰的一声燃烧起来,瞬间蒸发了池子里的温泉,让那些咸水变成了弥漫的白雾。

雾汽里。

那名生化人军官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形,然后片片剥落,露出里面的超强合金骨骼。

异变没有就此结束。

那些合金表面出现无数道细密的裂缝。

啪的一声轻响。

那名生化人军官被震碎成了无数细小的颗粒,把整个洞府击打的千疮百孔,雾气里隐隐有几行数符闪现,然后消失。

又是啪的一声轻响。

一双常见的弹力鞋落在如灰般的尘埃上。

星球表面到处都是陨石坑,还有剧烈核爆留下的放射状痕迹。

谈真人站在一面残破的旗子边,望向夜空里那颗蓝sè的星球,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那里就是人类的家乡吗?

为何现在如此的单调而寂寞?

蓝sè的咸水里有很多甲壳类动物,绿sè的山林里有很多软体动物,但除此之外便再看不到任何事物。

原来对方早有准备,那景阳真人可就惨了……自己该往哪里躲呢?

他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望向宇宙深处。

那里有颗太阳。

太阳的表面有颗金sè的星球飞过,极其微小,就像迸射出来的一粒火花。

谈真人沉默看着那边,宽广的额头反映着日光,分外明亮。

忽然,他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魔方,用最快的速度解开,取出里面一个如玩具一般的小钟,手指微屈,随意一弹。

钟声悠悠。

祖星表面那粒光点开始暴燃。

与此同时,恒星里迸射出一道恐怖的火舌,瞬间将那颗金sè的行星吞没。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丧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