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章大雪

第二章大雪

那些如雨声般的噼啪是重粒子轰击在戒指上的声音。

井九没有指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完全毁灭戒指的材料,但要确保那些微型阵法无法重构,如果能对那些材料造成原子层面的损害,就会更加安全。

这不再是青山剑道的战斗方式,也不完全是这个宇宙里的科技战斗方式,更像是对身体材料的极致利用。

雪姬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一招,有些意外。

现在戒指的问题暂时解决,不需要再担心被那位少女祭司找到然后用信息轰击精神世界,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承天剑。

雪姬早就注意到他手腕上时隐时现的青sè光绳,感觉到里面的剑意很熟悉。

那道程序仿佛察觉到雪姬的观察,化作无数道剑光再次斩向井九的意识。

井九头痛难忍,声音微颤说道:“帮我把脑袋剖开,把那把剑拿出来。”

他险些被青山祖师与那位少女祭司联手制住,如果没有西来他只能选择进入沉睡,就像刚飞升时杀死母巢那次一样。与那次不同的是他不能自行醒来,只能等着赵腊月、柳十岁飞升,发现这个世界的秘密,发现他的遭遇,然后找到他、唤醒他。

现在有了雪姬,他自然希望能够找到一劳永逸的方法。

雪姬摇了摇头。

当年在三千院的庵堂里,她看了几眼便学会了承天剑。

她对这种剑法的造诣不知道比井九高到哪里去了,但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不知道是失望还是痛苦,几粒汗珠顺着井九的脸向下滑落,其实那是霜化成的水。

花溪伸手用袖子替他小心擦掉。

井九望向她的眼睛,只能看到懵懂与茫然。

在857基地、在小行星带发生的事情她似乎都不知道,以前的事情也已经忘记,只记得自己是服侍井九的人。

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花溪是那位少女祭司的复制人之一。那位少女可以通过她颈后的芯片随时降临,但这次降临时间过长,芯片信息传输过载,导致她大脑受损,只能靠时间缓慢修复。

井九带着她一道离开,是因为她对他还有用处,虽然那个用处可能是在很久远的将来。还有一个原因是最后那刻,他看到了她的眼睛,那一刻她的眼睛里除了茫然与懵懂,更多的是恐惧,对突然到来的死亡的恐惧。

“把我变成她这样。”他对雪姬说道。

雪姬明白了他的意思,既然无法把那个程序从他的意识里找出来抹灭,那就只能用别的方法,比如冬眠。

当然不是真的冬眠,而是借助低温压制井九的意识强度,降低他的运算速度,把他的精神世界控制在一个低能量的范围里。他意识里的那个程序也会随之降低活跃度,不会时刻尝试控制他的身体。

意识与物质看似是两个世界,在某些时刻或者某些极微观尺度的领域里却能相通。

温度是用来形容微观粒子运动剧烈程序的指标,不管是高到极致,还是低到极致,都能导致二者的相通。

井九说话的时候,戒指碎片携带的寒意从唇间喷出,变成雾气落在雪姬的脸上。

雪姬睫毛微垂,伸出小手抵住了他的眉心。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下水道里的污水渐渐结冰,渐渐垒起,再没有半点风声,静寂的仿佛太空。

整个世界里只能听到寒蝉悄悄摩擦甲肢的声音,再不弄点温度出来,连它都要冻僵了。

花溪被承天剑阵裹住,靠着满是雪霜的墙壁,眼神里的不解情绪都变成了冰片,反射着光。

雪姬收回像小雪球般的手,眼神有些疲惫。

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下水道里的冰块渐渐融化,裹着浮冰向下方冲去,发出轰隆如雷的巨响。

寒蝉爬到井九的脸上,用尽全身气力咬向他破损的耳垂。

井九微微吃痛,睁开眼睛醒了起来,下意识里想到脑子里的疼痛,呼吸变得急促,抱住了自己的头。

数息时间后,他发现自己不再头疼,渐渐平静下来,慢慢放下双手,露出了有些苍白的脸。

他放手的动作非常缓慢。

他看着不停飘走的冰山般的污水,眼神有些呆滞。

像极了一个孤独症患者。

又像是生活在别的世界里。

他手腕上的那根青sè光绳也不再时隐时现,持续稳定地存在于空间里,颜sè更加鲜艳,却不再那般灵动,仿佛变成了实物。

雪姬不再看他,转身来到下水道边,望向里面污水凝成的冰山,乌溜溜的黑眼珠里满是茫然的情绪。

——如果我被那个少女祭司控制了,会不会也变成井九这副傻样儿?

她越想越是难过。

我真傻。

真的。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一心想着出来,要去更大的世界看看,好嘛,这个世界倒真是够大的,可自己怎么就忘了这种可能。天下第一是天下的第一,到了天上可不见得还是第一,果不其然,现在自己不再无敌,这可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花溪那边的冰块也消融了。

她有些呆呆地看了看四周,走到井九身前,开始替他把脸上残留的霜雪擦掉。

寒蝉爬到井九的头顶,居高临下看着这些画面,觉得好生心酸。

朝天大陆有史以来最强的两个家伙,一个变傻了,一个变呆了。

再加上这个小姑娘……难道今后真要自己当家?

这种气氛没有维持太长时间,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走。”

随着时间的流逝,气温渐渐升高,冰块都融化了,加上星球表面的雨越来越大,下水道里的河流越来越疾,水势越来越大,散发出来的臭味也越来越浓。

井九闻不到味道,但能捕捉分子进行分析,本能里便不喜欢这种环境,想要离开。

花溪只知道听他的话,走到雪姬身后,毫不犹豫伸手把她抱了起来,把寒蝉吓的差点死去。

雪姬没什么反应,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寒蝉余悸未消,轻轻吱了一声,示意花溪抱着雪姬往地下水道前方行进。

这种事情现在只能由它做主了。

没有走多长时间,他们便遇到了一些人。

不是为了躲避战祸躲到地下的可怜人,而是在军方清剿下逃到地底、侥幸活下来的太空海盗残余。

那些海盗拿着各式各样的激光枪、旧式枪械对准了他们,角落里还有一台从海盗船上卸下来的重型射线发射平台。

场间的气氛有些荒唐可笑。

不管是井九还是花溪又或者是花溪抱着的雪姬,根本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人。

对那些海盗来说,他们这行人的出现更加荒唐,那个少年和那个抱着娃娃的少女从美丽至极的长相来看便知道家世不凡,怎么会出现在地下水道里?

寒蝉看着那些枪械,搓动肢足,散发出一道气息。

一道仿佛来自远古、极其强大的威压笼罩住了整个地下水道。

那些太空海盗根本做不出任何抵抗,纷纷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寒蝉望向雪姬,请示要不要收服这些匪徒方便将来在地底长期居住。

雪姬没有理它。

寒蝉望向井九。

井九望着天空,像个诗人。

寒蝉收回视线,决定今后再也不做这些多余的事了。

花溪抱着雪姬向前继续行走。

井九在后。

寒蝉趴在他的肩上,看都没有看倒在地上的那些太空海盗一眼。

一行人所过之处,雪花簌簌落下,气温急剧降低。

那些海盗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便被冻成了僵硬的冰块,就此死去。那些枪械与射线发射平台还有海盗们珍藏的食物也都变成了冰块,肮脏的地下水道变成了晶莹的冰雪王国,如极寒地狱一般。

……

……

没有人知道这颗星球要封闭多长时间,反正在三艘没有得到批准便升空的飞行器被击落后,民众们都接受了这个事实。

想要维持长时间的封闭,自然需要良好的后勤支援,数艘运输飞船带着充足的物资降落在城市的三个方向的大铁门外。

民众们按照手环权限编号,依次排队领取食物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秩序良好。

只是从天空里落下的雨水有些令人心烦,雨水的酸度太强,不穿雨衣肯定不行,但穿着雨衣又不好搬东西。

妇女们大声训斥着调皮的儿子,要他们把帽子戴好,男人们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着海盗的灭亡以及所有这一切的原因。

忽然间,那些雨水变成了雪花,纷纷扬扬从天空里飘了下来。

还没有到法定冬季,为何会有雪落下?

人们摘下帽子,望向天空里的雪花,脸上流露出笑容。

雪与雨本质一样,但因为形态不同,不会像酸雨那般腐蚀建筑,给人类带来那么多的皮肤化学灼伤。

黑暗的原野上,有人与那些领取物资的民众们相背而行,渐行渐远。

那名少女抱着一个脏兮兮、裹着油布的娃娃。

那个少年走的很慢,仿佛脚步很沉重,如哀民生多艰的诗人。

看网友对 第二章大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