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章巨型机甲的叛乱

第九章巨型机甲的叛乱

那天在雾外星系,李将军被西来用“死亡yīn影”重伤,最终被井九以自身为炮打死。

他的遗言就是要把自己的遗骸以及里面残留的那丝“万物一”保留好。按道理来说,他的遗骸这时候应该在联盟科学院的实验室或者是他自身很熟悉的军方实验室里,谁能想到竟是被陈崖带在身边。

李将军的仙骸有着难以想象的价值,更有着超乎价值之上的象征意义,不知道陈崖为何会这样做,也不知道那些飞升者会不会有什么意见。问题在于,为什么他这时候把李将军的仙骸拿出来?

曹园当然知道纯阳真人是谁,但他没有想到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仙人时,对方便已经死了。

陈崖看着棺材里的李将军遗骸,面无表情说道:“按照朝天大陆的时间算,我已经飞升了九千年,他是我的晚辈,但事实上我一直把他视作自己的老师,或者说精神上的引领者,我甚至曾经以为他是永远不会犯错,永远不会死。”

曹园明白了他要说什么,宣了一声佛号。

“连他都死了,井九为什么不能死?”陈崖望向他面无表情说道:“就算他现在还活着,与死也没有什么区别。”

曹园说道:“我不认同这种看法,在我看来就算我们都死光了,景阳也不会死,不过这并不重要,你究竟要与我说什么?”

陈崖指着棺材里的李将军说道:“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他死之前说了些什么吗?”

……

……

朝天大陆与井九同时代的修行者以及那些晚辈对他都有种莫名其妙的信心。

——不要说什么与天地同寿,哪怕天地皆灭,他还是会活着。

这说来奇妙,其实很好理解,不过就是看过他太多的传奇事迹,却从未见过他败过一次,以及都知道他何其惜命。

曹园孤刀镇风雪多年,比谁都清楚雪姬的强大,但如果让他来判断雪姬与井九谁能活到最后,他肯定还是会选后者,因为后者肯定会把前者当成自己活下去的有利条件。

他都不相信井九会死,赵腊月当然也一样,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把航行日志放进储物箱里,打开光幕搜索到了几个信号进行了自动连接,便看到了新闻画面上的自己,准确来说是看到了新闻画面上的雷神号机甲。

在黑暗的宇宙背景里,雷神号机甲的表面带着一层淡淡的霜,就像是耀射着星光,非常美丽,又带着股极其逼人的气势——那并非真实的霜气,而是穿过扭率通道之后的粒子轰击涂层。

雷神号机甲此时在海印星云前方,再穿过几条扭率空通,便会抵达主星所在的星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军方没有封锁雷神号机甲的消息,星河联盟各星域的电视台都在关注着这台巨型机甲,不停地播报着相关新闻。

最开始的时候,新闻媒体都认为这是一起恐怖主义分子劫持机甲的**,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是在星门基地附近,还是随后雷神号机甲经过的那些星域,军方的战舰一直没有发起进攻,只是保持着监视的姿态。

随着时间的流逝、雷神号机甲离主星越来越近,新闻媒体报道的语气越来越平和,关注着这个**的民众则是越来越震惊,生出越来越多猜测。难道巨型机甲上面有重要人物被劫持为了人质?还是说那上面根本就没有人?机甲拥有了人工智能?在星域网的很多论坛上,不少用户开始以这个故事进行主题创作,开的脑洞比真实情形还要更加离奇,而整个系列故事被命名为——巨型机甲的叛乱。

……

……

驾驶舱里很安静,只有低沉的电磁嗡鸣与更加深沉的猫呼噜声,直到钟李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前面那片残骸……就是那次留下来的。”

赵腊月望向窗外的宇宙,看到了那片战舰的残骸,仿佛看到了无数颗核弹爆炸,井九化作一道剑光飞掠而过来的画面。

那场战斗的痕迹早已消失在了太空里,但冉寒冬做了模拟画面给她。

她收回视线,又看了两个新闻报道,然后继续研究某片星图。

那片星图里有恒星很特殊,有着一个高质量伴星,把恒星拉出了一个极长的尾巴。

这个星系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度假星,很多天前曾经发生了一次极其剧烈的爆炸。

按照冉寒冬提供的情报,井九那段时间一直与那个叫沈云埋的人在一起,而那个叫沈云埋的人就是在这次爆炸之后失踪。

赵腊月想要找到沈云埋,但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

那艘黑sè的战舰只要断绝与外界的全部联系,便成了飘浮在宇宙里的一艘黑棺材。

宇宙浩瀚,不管是阿大这种层级的神兽还是看似无所不在的监控网络,都无法找到它。

同样的道理,如果雷神号机甲断绝与外界的全部联系,也会消失在浩瀚的宇宙里。这样做会增加不少风险,也会减少另一面的风险。但赵腊月什么都没有做,雷神号始终处于对方的不间断监控当中。有几艘战舰在远方的宇宙里跟随着雷神号,不知道何时会忽然发起攻击,就算现在没有,难道对方会眼睁睁看着雷神号在整个世界的注视下抵达主星?

钟李子不知道赵腊月是怎么想的,有些担心。

呼噜声忽然变得更加响亮,阿大在安慰她:没事儿,就算这台破铜烂铁毁了,我也能带着你到处去遨游。

钟李子记起那本里的很多场面,心想你基本上就没出过手,但凡出手就必败,不由更加担心。

……

……

星河联盟至少有数百亿人通过电视光幕注视着那台叫做雷神号的巨型机甲。

随着雷神号离主星越来越近,很多星域民众看热闹的热情越来越高,主星民众则是越来越紧张,管理委员会以及行政当局收到了很多质询。除了那些常规关注的问题,最多的内容是——用我们的税造出来的战舰到底什么时候开火?

稍微有些常识的民众都能知道,雷神号机甲不可能对主星带来毁灭性的打击,问题是军方与政府的无反应、这片诡异的安静,实在是有些令人心悸,就像是看着落日不停沉沦,黑夜的影子即将吞噬所有一切,路灯到底什么时候开呢?

冉寒冬也不知道那个叫做赵腊月的少女准备做些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光明正大地闯过来。她看着电视光幕上的雷神号,听着主持人与两名所谓军事专家的激烈讨论,觉得非常无趣,关掉电视便准备睡觉。

这个时候,房门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数十名穿着轻型装甲的特种士兵冲了进来,围住了她的床,而领头的是她的亲哥哥。

冉寒冬看着他认真说道:“如果我今天晚上失眠,你这辈子都别想睡觉。”

冉少将看着她脸sè难看说道:“你与雷神号一直有联系?”

冉寒冬面无表情说道:“雷神号上是井九的人,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家与他是盟友关系。”

蝎尾星云之乱后,星河联盟上层社会的大人物们虽然没有完全清楚整件事情的真相,但已经知道了真实——这个世界原来一直都是被那些破茧者统治的,而他们只能依靠祭司才能保持现在的地位。很自然,以冉家为首的世家以及政界大人物们对那位的忠诚更加牢固,没有受到任何清洗。那么同样很自然的,有些曾经的盟友就变成了敌人。

冉少将盯着妹妹的眼睛说道:“他已经死了。”

“我没有看到遗嘱,那我就还是他的秘书。”

冉寒冬起身穿好军装,一丝不苟地系好扣子。

她知道自己面临的是逮捕以及秘密审判,对世家来说子女的前途甚至生死远没有家族的命运重要。

她死的时候,父亲可能会恰到好处地流一些眼泪,仅此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冉少将忽然收到了一条消息,有些震惊同时又有些如释重负,他望向妹妹说道:“有人要你去接她。”

……

……

星河联盟当然不可能允许雷神号巨型机甲真的抵达主星,不然民众肯定会被那片黑夜吓死。

通过海印星云的空间通道,是军方的回转基地。

数十艘黑sè的战舰的武器系统已经启动,锁定住雷神号机甲,警惕而紧张地看着庞大的机身缓缓进入基地。

伴着气流的溅射声,驾驶舱门被打开,钟李子背着黑sè双肩包从里面走了出来。

冉寒冬走到她身前,看着她微笑不语。

钟李子摊开双手,神情无辜说道:“不好意思,我又回来了。”

冉寒冬向她身后望去,说道:“就你一个?”

驾驶舱里空无一人。

也没有猫。

……

……

青山九剑,不二剑最快,弗思剑最快。

这两个快字之间的区别大家都清楚。

弗思剑究竟快到什么程度?

当赵腊月飞升成为仙人后,就算是最高级的监控卫星都很难发现它的痕迹,大气层里只能看到一抹红光。

那抹红光随着剑速变慢而扩展开来,与满天朝霞融为一体,再难分出彼此。

古堡大门缓缓开启,把朝霞以及朝霞里的人都迎了进去。

画里的向日葵被晨光唤醒,仿佛添了几分精神。

赵腊月抱着白猫站在画前认真看着,心想井九究竟是喜欢什么呢?

极有节奏、稳定到超出机械感觉的脚步声响起。那位少女走到她的身边,望向画里的向日葵说道:“这是一幅仿图,最初的真迹挂在某个银行家的家里,小家伙临摹的时候和你差不多大。”

今天不在温泉边,她依然穿着那件碎花浴衣。

她转头看了看赵腊月,又说道:“我说的是外貌。”

赵腊月问道:“你就是远古文明留下来的电脑?”

少女微微一怔。无数年来,就算有人隐隐猜到她的身份,也必然是尊敬有加,不敢直言相问,哪怕井九也只是与她打哑谜而已,从来没有谁像赵腊月这般直接。

“还真是与众不同。女性破茧者我见过一些,但像你这般鲁莽或者说霸蛮的还真是少见,你的底气从何而来?”

赵腊月说道:“我有猫,你有吗?”

少女望向她怀里的白猫,微笑说道:“不过是只改造兽罢了。”

看网友对 第九章巨型机甲的叛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