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一章滑板少女与少年

第十一章滑板少女与少年

这只敢在古堡与外界之间自由飞行、比悬浮列车还要快的青鸟就是青儿。

青天鉴离开了朝天大陆,她当然同行。

问题是赵腊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赵腊月通过星门女祭司给的那份卷轴推算出了一些可能,今天通过与那位的对话更加明确了这种想法。

万物皆有灵是句著名的谎话,但天宝必然有真灵是朝天大陆证明了多次的事情。

青儿是青天鉴的器灵,平咏佳是万物一的器灵,如果朝天大陆是那位神明的实验室,雪姬就是朝天大陆的器灵,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那位自称“飞”的少女就是这个世界的器灵?

把人类文明的中央电脑、一个伟大的人工智能生命理解为修行界的器灵,听上去有些怪,也不是那样难以接受。

所谓夺舍,就是要让青儿入侵直至消灭那个少女的意识,取代她成为这个世界的中央电脑,控制这个世界。如果真的成功,那些像线一般的太空电梯、那些像宝石一样闪光的空间站、那些悬浮列车、那些战舰,窗外这个陌生的世界都将处于她们的控制之下。

是的,赵腊月的想法就是这样直接而霸道——那个家伙飞升后,她在果成寺静修了三年时间,对佛法有所领悟,大概明白了太平真人当年对前代神皇的手段以及他为何会失败。可惜的是青儿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她……她太大了……”

青儿没有变成少女,依然保持着鸟的形态,张开翠绿双翅,尽量扩大范围以增加自己的说服力,“而且到处都是。”

赵腊月明白她的意思,要对付整个文明的器灵,除非对方愿意收敛到某个具体范围内,然后在那一瞬间出手夺舍。只是对方在宇宙里存在了至少十几万年,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另外我还是喜欢器灵这个称呼,比较有灵性,你们可别想我承认自己是什么人工智能,听着怪怪的。”青儿拢起双翅,走到茶台上叼了一块小食吞了,有些含混不清说道:“另外那个死鬼的问题到底怎么解决?”

听到这句话,赵腊月神情微变,就连阿大的白毛都竖了起来。

青儿知道自己错了,不要说这是茶楼靠街的窗边,就算还在神末峰这种最隐秘的话题也不能说,要知道直到现在元曲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她赶紧转了话题,假意抱怨道:“这个世界真的又怪又不舒服,到处都是玻璃幕墙,我倒不会迷路,只是好几次差点直接撞上去。”

阿大喵了一声,表示你直接万里归来便是,自己偏要到处飞着闲逛,那能怪谁。

“好不容易离开朝天大陆,又在那个地底给你们放了这么多天哨,来了这个地方我凭什么不能好好逛逛。”青儿嗔道。

阿大又喵了一声,表示带你出来就不错了。

一只慵懒的长毛白猫在与窗边的一只青翠小鸟对话,喵喵,吱吱,画面很是动人。更动人的是赵腊月,她静静坐在椅子上,眉眼如画,自有贵气,却又恬淡至极,直到她开口说出下一句话:“我讨厌那个死老太婆。”

她不喜欢那个少女的理由有很多,比如那件碎花浴衣,比如像破帘子一样的头发。因为井九的关系,她在对方的称呼前面加个死字也很好理解,但老太婆这三个字自然是因为对方刚才喊了她几声孩子的缘故。

阿大与青儿被她突然的粗口吓了一跳,接着又被她接下来的举动吓的不轻。

赵腊月坐在椅上,抱着双膝,把头埋下去,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

但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身体在微微用力,非常紧张。

是的,她很紧张,直到这时候才稍微放松一些,不是因为那场对话,而是另外一件事。

她毁了那艘战舰,杀了那么多人,抢了雷神号机甲,在无数亿道视线的注视下,向着主星而来,对很多人来说这是气势壮阔,实则另有原因。那位少女算到了一部分,比如她想要看看青山宗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想要促使对立面的矛盾激化,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想看看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态度。那个家伙的死活,会让这种态度有明显的不同。

在漫长的旅行里,那些飞升者始终没有出现,这让她有了一些不好的想象——难道那个家伙真的死了?

是的,她很自信,对那个家伙的信心更足,但是要知道窗外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世界,她和那个家伙都是异乡人。

当初在公寓里钟李子问她难道不担心吗,她说不,但怎么可能真的不担心呢?

直到这场对话后,她终于确定井九没有死,那些隐藏在道心最深处的紧张与担心才释放出来,变成了抱膝而坐的柔弱少女。

很多年前开始,她就没有这般柔弱过。

看着她的身体渐渐放松,青儿与阿大对视一眼,有些后怕。

阿大小心翼翼地蹭了蹭她的脸。

青儿有些犹豫说道:“要不要喝点热茶?”

赵腊月深深呼吸了两次,回复了正常,举起杯中已经放凉的茶水喝掉,发现除了清淡别无可言,说道:“茶不错,比那个老太婆喝的粘乎乎的东西强。”

青儿心想你继承井九的作派,这几百年喝茶极为挑剔,无论是远在海外的顾清还是元曲都愁的不行,居然会觉得这茶不错,不禁有些好奇,就在她准备也喝一口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什么,直接清光一闪消失无踪。

赵腊月向窗外望去,发现一辆悬浮车停在了街边,两位少女走了出来。

……

……

冉寒冬整理了一下军装,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里的紧张,往茶楼里走去,但没两步又停了下来,看着钟李子小声问道:“都是真的?”

钟李子叹道:“路上说过多少次了,都是真的。”

真有一个修仙的世界?冉寒冬还是觉得这一切太过不可思议,心想难道自己在游戏里看到的那些风景也是真实的存在?这种疑惑直到她来到茶楼上,看到赵腊月的那张脸以及标志性的凌乱短发时,才完全消解。

她在光幕里见过赵腊月,但终究还是实际出现在眼前的真人带来的冲击力更强。

这个清丽好看、眉眼微稚、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短发少女……居然已经几百岁了?

是的,女性关注事物的角度总是这么清奇。

赵腊月没有在意她的自我介绍,微微点头,再次望向窗外。

冉寒冬不觉得这是无礼,毕竟对方几百岁了,而且是个神仙。

钟李子知道赵腊月去见了那位,正想问谈的怎么样,却先听到了对方的发问。

“那是什么?”赵腊月指着窗外某处问道。

钟李子与冉寒冬顺着她的手指望去,看到了街对面广场上的那些少年少女,听到了那些欢闹的声音。

“悬浮电子滑板。”冉寒冬笑着说道:“首都特区对飞行器管制的很严,对这种玩具却不在乎,而且悬浮滑板出厂的时候都做了设置,不能超过五米。我小时候玩过几天,很快便没了兴趣。”

赵腊月说道:“我有点兴趣。”

……

……

这条街是首都特区的主街,井九曾经在这里走过。

军部大楼在长街的尽头,像一艘战舰停泊在那里,在晨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街对面小广场上的年轻人们迎来了一个新的玩伴。

那位短发少女很好看,用的是最新式、最高级也就是最昂贵的悬浮滑板,却好像从来没有玩过,应该是个新手。

就在几个少年想要带她一程、教教她的时候,少女却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嗡的一声轻鸣,伴着晨风,她踩着悬浮滑板便飞了起来。

能够驭剑飞行的少女,又怎么可能不会玩滑板?

钟李子与冉寒冬站在街对面,看着那个踩着滑板,在欢呼声里高速来回的少女,很长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钟李子忽然说道。

冉寒冬看着那边点了点头。

晨光照在远方的军部大楼上,也照在赵腊月的脸上。

天空并不碧蓝,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战舰,云却还是那样的白,她笑的那样美。

那个家伙还活着。

真好。

……

……

在蝎尾星云的边缘处,有颗很不起眼的星球。

因为重污染的缘故,这里的天空很少会呈现出蓝sè,云也往往是yīn沉的,就像是矿石一样。

远方有一艘破旧的飞船正在缓缓降落,下方排队领取食物的队伍已经很长。

生活的艰辛与封锁带来的苦闷,很难影响到年轻人,满是裂缝的球场上不时传来喝彩与叫骂的声音。

球场上的街道上看不到车,一个破旧的滑板在雨水上碾过,刚飞到空中便因为转向问题撞到了铁丝网上,发出一声脆响。

滑板少年落到地上,发出一声痛呼,同伴们赶紧上前查看伤势,有些同伴则把注意力放到了破旧的滑板上,大声喊着下一个应该是自己。

在球场那边的废弃半墙上,坐着一个少年。

少年穿着件很寻常的蓝sè连帽衫,手腕上系着一根青sè的绳子,那就是他身上唯一的饰物。

与墙下的热闹比起来,他显得那样的孤独而落寞,就像在另外一个世界里。

天空里忽然落下了雪花。

少年看着自天而降的雪,念了一首诗,有些散碎,隐约能听到针和太阳之类的几个词。

然后他拿出一个口琴,开始吹奏。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滑板少女与少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