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二章生活的意义

第十二章生活的意义

如果像以前那样是下雨,打篮球的孩子与滑板少年们肯定都会回家。在这个污染严重的星球,酸雨是所有人最讨厌的事情。但最近这些天很少下雨,落的都是雪花,他们哪里会在意,继续快乐地打着球,有些少年甚至脱掉了上衣,在雪花里不停冲刺,欢笑声反而变得更大了些。

远处传来一道口琴的声音,在欢笑与闹骂声里若隐若现。

几名没有轮到滑板的少年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了墙上的蓝衣少年。

蓝衣少年吹的口琴声无论音调还是节奏都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在于过于标准,于是机械感与模仿的感觉很强,不是很动听,也可以说是少了些自如的味道,又或者说是少了些艺术感?但无论如何,在自天降落的雪花里、在废弃的墙头,一个孤独的少年吹着口琴,确实是个容易打动人的画面,那些少年还很年轻,竟也生出了些莫名的情绪。

“你们怎么还在打球!”

“不要以为是雪就不要紧,融化了一样有腐蚀性!尤其是你们几个,居然还打着赤膊!这是找死吗!”

“都赶紧收拾好回家,该温习功课的温习功课!等雪停了再玩!”

欢笑声、争吵声、口琴声与欢乐的、激动的、莫名的情绪同时被一道严厉的声音打破。

说话的人是位女士,约摸四十多岁,声音虽然严厉,神情却很温和,唇角微翘还带着笑意。打篮球与玩滑板的少年们纷纷停了下来,有些不开心地抱怨了几句,却都很听话地开始穿衣服,准备离开,同时与那位女士问好。

那位女士叫做伊芙,是这片社区的生活管理委员,但这只是兼职,她的正式职业是城市下西区行政活动中心的事务官,最主要的职责就是青少年工作,经常会去各个学校巡视,这些少年都认识她。

伊芙摸了摸一个小男孩的头,笑着与他们说了几句,忽然听着远方传来的口琴声,好奇地望了过去,看着墙头的那个蓝衣少年,神情微异问道:“那是谁?”

“前些天搬过来的,就住在七区,720,住在一楼把山那个房子里。”

“听说家里就他和妹妹两个人,妹妹的脑子好像有些问题。”

“别说他妹妹,这个家伙好像也有些问题,你们到今天为止和他说过话、知道他的名字吗?”

听完少年们的介绍,伊芙看着墙上的那个少年生出一些同情。

基因优化现在已经非常普及,但先天性的遗传疾病还是很难治疗,尤其是脑部方面的问题,需要很多钱。

需要很多钱才能解决的医学问题,在这个星球上向来只是极少数人才能拥有解决这种问题的资格。

“你们不要在背后议论人。”

“这叫背后吗?再说呢,说几句能有什么问题,难道他还能冲过来打我?”

“我妈说了,不要理疯子,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那个家伙不是疯子,好像是叫做什么……自闭症?”

少年们的议论还在持续,伊芙摇了摇头,收回视线对他们说道:“赶紧走吧,看起来今天雪会比较大。”

“伊芙老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禁?天天憋着……”

“拜托,就算解禁,难道像我们这样的人还能去别的星球?不一样是在这里打球玩滑板,有什么区别?”

“看新闻说,要做二次公民登记,加上封禁的事情,总感觉政府是在找什么东西,你们猜会不会是传说中的恒星级武器?”

“哈哈哈哈,你怎么不说是找暗物之海的皇帝?”

“老师,您拿这个。”

“不用,我带了伞。”

伊芙老师又看了一眼废墙上的那个少年,撑开手里的旧式薄膜伞,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雪花。其余的少年们也撑开了自己的伞,或者是打开了气流器,三两成群向着球场外走去,不多时便消失在生活区建筑之间的道路里。

世界变得安静了。

那个蓝衣少年用袖子擦了擦口琴,把口琴放进口袋里,转身从墙上跳了下来。

从取下口琴到擦拭到放进去再到跳下墙,他的动作都很慢,仿佛把正常人的一个动作分解成了很多细节。别的动作慢倒还可以理解,只是从墙上跳下来的动作为何也会显得那么缓慢?要知道那只与星球的重力有关。

运动鞋落在地上,溅起几粒薄雪,帽子被掀起来了些,少年露出了脸。

那是一张干净但很普通的脸,眼神干净,但没有什么深度,看着就像是一条小溪,随意望去便能看到底。

拥有这样眼神的人,往往都很简单,甚至过于天真,近乎愚痴。

少年重新把帽子戴好,低着头在已经安静的球场边走过,经过那些满是滑板撞痕的墙,顺着生活区外围靠近垃圾场与湖水的小道,走到了最远处的七区。

七区里有一共有三十八座生活楼,720位于最外围,翻过栏杆便是已经废弃的农业区,平时根本没有人会来这里,所以显得格外幽静,甚至有些可怕。

楼前大约三十米宽的间隔区里没有自行电车,更没有什么豪华的悬浮车,花坛里也没有整齐的草坪,角落里残着一些去年冬天没有收割的菜与野生麦苗,雪已经覆盖了一层,上面没有鸟踩落的竹叶,也没有猫留下的花朵。

走到铁制单元门前,少年从裤子口袋里取出钥匙,有些动作迟缓地插入锁口,左右慢慢摇晃了两下才打开了门。走进楼里,左边那个房间的木门把手上残留着不知什么时候泼落的、已经凝固的汤汁,右手房间的铁门上满是锈迹。

这次他没有再次取出钥匙,而是直接敲了敲门,手指与铁门撞击发出的声音有些沉闷,节奏非常稳定。

吱呀一声,铁门被人从里面用力推开,露出一张天真、好看的小脸。

“哥,你回来了?”

少年站在门外沉默了会儿,似乎在想应该怎样回答这句话,最终只是嗯了一声。

喊他哥的那个少女没有觉得他有什么异样,趿拉着棉拖鞋跑回客厅,坐在满是垫子的软椅上,伸手把那个雪白的大娃娃抱进了怀里,继续看电视。电视光幕上播放的是动画片,不知道是什么内容,让小姑娘不停地傻笑。

她怀里的那个雪娃娃也在傻笑,因为没有嘴巴,于是眼睛眯成了两条曲线,看着很是可爱,又诡异的厉害。少年换了拖鞋走进屋里,站在软椅旁边看着小姑娘与她怀里的娃娃,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想不起来应该说些什么。

雪白娃娃头上有个蝴蝶结,那个蝴蝶结忽然飞了起来,落在少年的肩头,高速地敲击着他的颈部,像是在给他按摩,同时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小姐好像病又犯了,忘了做饭。

……

……

能够做这么多事情,还能用身体表现军方密码的小东西自然不可能是真的蝴蝶结,也不是蝴蝶。

它是寒蝉,那个娃娃自然就是雪姬,抱着娃娃的少年自然就是花溪,被花溪称作哥哥的当然就是井九。

他们离开地底来到这个城市已经有段日子了,谈不上与世隔绝,反正就这样很随意、或者说很粗糙地过着日子。

花溪因为颈后芯片受到损伤的原因,忘记了很多事情,整个人就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一样,时常对着电视傻笑。

雪姬对着电视傻笑,不知道是因为觉得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都很可笑,还是觉得现在的井九很可笑——现在的井九就像是一台以最强省电模式运行的终端,功率消耗极低,自然计算能力与各种能力都下降到了极限。

再往前一步,他就会睡眠或者死亡,如果他稍微调高一点功率,就会激发承天剑的程序。

这种状态下的他确实像个自闭症孩子,或者孤独症患者,而在雪姬看来,他就是个痴呆儿。

景阳真人变成了傻子,这难道不可笑吗?

可能是因为相由心生的缘故,他的脸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雪姬看来这就更可笑了。

“去做饭。”井九说道。

花溪歪着头想了会儿,才想起来今天自己忘了做什么,啊了一声,赶紧起身进了厨房。

井九坐到软椅上,有些机械地放了几个垫子在身后,慢慢地靠了上去,伸手拿过摇控器,很自然地调到了新闻频道。

雪姬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心想看在你是个傻子的份上,就不杀你了。

“前进二号基地……恒星异常活动……空间裂缝……震惊。”电视光幕上新闻主播在严肃地说着什么,井九其实听不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新闻频道,只记得这好像是个很重要的事。

这时候花溪的声音从厨房里响了起来:“酸辣苞白要放白醋还是陈醋?”

井九看着电视光幕,沉默了很长时间。

花溪与雪姬都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他说道:“麦田没有意义。”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生活的意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