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四章鸟竹,猫花,雪红

第十四章鸟竹,猫花,雪红

吱呀一声,720一楼右手边房间的铁门开启了。

紧接着又是一吱呀一声,720的单元门开启了。

井九走进雪花里,习惯性地掀起蓝sè连帽衫的帽子,罩住了头。

花溪有些费力地把单元门关好,紧了紧身后的黑sè双肩包,抱着雪姬跟在他身后向小区外走去。

雪姬确实很小巧,而且外貌与模样真的很像一个可爱娃娃,但被花溪这样一个小姑娘抱在怀里,还是有些显大,很容易引人注意。

按道理来说,她应该留在家里,但就像井九潜意识里不敢离开她一样,她也不敢离开井九太长时间。

雪这般大,风这般冷,抱团取暖很应该,哪怕他们是朝天大陆最强的两个家伙。

雪地一片洁白,如毡子一般,昨夜那个叫伊芙的女士留下的足迹早就被覆盖,只有花坛里的地面上有一行竹叶,应该是不久前刚刚有鸟经过。

离开生活区,他们坐着地铁去了市中心。

这颗星球现在严禁任何飞行器起落,处于事实上的封锁状态,但其实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没有太多影响,就像昨天篮球场上的那些少年的对话一样,就算没有封锁,又有几个人买得起离开星球的船票呢?

盘踞在这里多年的海盗世家被军方的战舰摧毁后,政府的力量得到了更多的展现机会。对民众来说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以前更好,比如各种福利,比如活动中心里的那些辅导班,比如治安。

地铁上的人不多,隔着不远不近的合适社交距离坐着,偶尔有人向花溪抱着的娃娃投来好奇的目光,但没有人发问。

到了溪谷站,按照宣传页上的交通指示,井九与花溪下了地铁,有些茫然地看了半天交通指示图,才找到了16.2出口。好在市活动中心的大楼非常大,就像一座山般横亘在广场中央,走出地铁便能看见,不会再次迷路。

来到活动中心前,井九有些笨拙地伸出左手,把手环靠到扫描仪器上,花溪把眼睛睁的很大,学着他的动作也照做了一下,伴着嘀嘀两声轻响通过了扫描门。

保安看出来他们的智力有些问题,没做任何为难,还很耐心地询问他们要做什么事情。

花溪被人询问,变得非常紧张,怯怯地躲到了井九的身后。井九有些茫然地听完对方说的话,拿出宣传页放到了保安的眼前。保安看着宣传页上留的官员联系电话,帮他们做了呼叫。没过多长时间,伊芙女士从电梯里匆匆走了出来。

伊芙女士看到井九身后的花溪有些意外,旋即想起来他们家只有两个兄妹相依为命,便明白了为什么,笑着做了自我介绍,带着他们向大楼里走去,轻声问井九:“你是想要学器乐基础入门课程还是口琴专精课程?”

井九想了很长时间,嗯了一声,然后又沉默了很长时间。电梯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就在这个时候,花溪像蚊子般微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想学钢琴。”

伊芙女士再次感到意外,下意识里望向井九的手,发现他的手指修长漂亮,看起来就像一双弹钢琴的手,不由笑了起来,问花溪道:“那你呢?你也想学点什么吗?”

花溪依然躲在井九身后,低着头抵着他的后背,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不用,我找到地方坐着等哥哥就好。”

伊芙听着她的声音,心里更生怜爱,和声说道:“那呆会报完名后,我带你去阅读室好不好?”

花溪轻轻嗯了一声。

电梯门开启,伊芙女士在前面带路,井九跟着她,花溪抱着有自己一小半高的娃娃,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娃娃的蝴蝶结发卡微微颤动了下。

寒蝉觉得好累。

花溪根本没有回答问题,那些像蚊子般的声音,都是它让蚊子发出来的。

……

……

带着井九报完名,送到钢琴课堂上,又把花溪带到阅读室,让她记住自己的手环联系号码,不要随意乱跑,伊芙女士便回到办公室继续处理自己的事务。

一个小时五十五分钟后,手环发出闹钟的轻微振动,她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把进行到一半的二次登记录入工作停了下来,走到了钢琴课的教室外,望向教室里,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穿着蓝sè连帽衫的少年。

封锁期内,政府的各种援助都非常及时而且慷慨,但也不可能放几十台钢琴在一个市的活动中心里,教室里只有五台不同样式的钢琴,参加课程的学生身前都是虚拟的电子光键琴,孩子的手指头在空中不停弹动,不觉心酸,反而有些可爱。

伊芙女士注意到井九的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很乖巧,但始终没有弹琴的动作,不禁有些担心他跟不上课程。

这个时候,悠扬的电子乐声响起,意味着今天的课程结束。钢琴课老师看到伊芙,苦笑着迎了上来,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介绍来的那个学生听的很认真,但好像……有些迟钝,比你说的严重多了。”

伊芙的视线越过她的肩头,望向教室里,发现井九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不知为何觉得有些难过,对老师说道:“只能麻烦你多些耐心了。”

下课后井九没有立刻起身离开,不是他拘谨或者胆心又或者迟钝,只是他觉得这电子乐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让他想到了昨天余光里看到的那些奇怪的伞,还让他想到了金黄sè的树叶和一些姑娘。

“莱恩,下课了。”伊芙对教室里喊道。

井九站起身来,有些机械地转身向门外走来,动作显得很迟缓。

那位钢琴课老师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变化,单手抵在额头上,遮住眼睛,待他来到身边才平静下来,认真说道:“音阶入门这些我觉得你能学会,但你有什么不懂的要积极提问,回到家里……嗯……多想想今天课堂上的内容。”

老师本来想说让他回家多练习一下,不要像在课堂上这般紧张,忽然想到他家里肯定不可能有钢琴,连电子光键琴听怕也买不起,才赶紧转了话题。伊芙女士自然听出来了,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带着井九去阅读室接花溪。

花溪在阅读室里抱着娃娃看电视,电视里放着她最喜欢的动画片。

有几个明显比她小很多的小朋友,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她,有些害怕也有些羡慕,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

把他们送到楼下,伊芙女士想起一件事情,让他们等会儿,没多长时间后,她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递过来一袋糕点。

政府的粮食配给没有任何问题,但这种精致的糕点比较难买到。

最近城市的治安真的不错,警察局的巡示力度很强,而像前些年经常会出现在城市上空的那些强者早已绝迹。不知道是死在了军方的清剿中,还是抢在星球封闭之前逃了出去。

地铁里的人们依然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坐着,车厢里非常安静,只能听到悬浮轨道发出来的低沉嗡鸣,窗外的光影广告应该是正在更换期间,看着有些黑暗,当然也正好用来当作镜子,如果你有这种兴趣的话。

砚山站上来了一位瘦高男子,穿着米sè的风衣,脸上带着黑sè的面具,走到井九与花溪的对面坐下。

车厢里不多的十几名乘客下意识里向远处散去,就像被吹胀的气球上的点,或者是宇宙大爆炸过程里的星星。

井九低头看着地板上快速闪过的光线,想象成钢琴的黑白键,在心里默默地弹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对面坐着什么人。

花溪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对面那个风衣男子,没有任何害怕。

也没有任何插曲发生。

二人下了地铁,在微雪里走过球场,走过被滑板撞的伤痕累累的旧墙,走过长满野芦苇的湖边,走过垃圾场,穿过一个小门便回到了720。

已经是傍晚,路灯渐亮,别的楼里也渐渐亮起了昏黄而温暖的灯光。

花坛里的雪面被照亮,除了竹叶般的鸟爪印还多了一行如梅花般的猫脚印,前方还洒落着一些殷红的血迹。

只是看到这残余下来的痕迹,便能想象到那一刻野猫捕食飞鸟时的凌厉画面。

雪姬看着雪地,乌溜溜的黑眼珠里闪过一抹欣赏的意味,伸出圆乎乎的小手打了个无声的响指。

720一楼靠山那个房间的灯亮了,接着三楼与四楼六楼陆续又有几个房间亮起了灯。

这座楼没有别人,只有他们生活在这里。那些房间亮灯的顺序与分布看似随意,没有任何规律,其实很讲究,会让所有看到的人类都产生一种理该如此、像家的感觉。

井九望向那些亮灯的房间,语气迟缓说道:“好像……棋……嗯……星星。”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做饭。

蒸锅一开,雾气自然来,糕点的香味还没有传出,厨房通着阳台的窗户便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霜,遮住了外面的画面。

花溪隐约觉着外面有什么,以为是猫又在扑小鸟,伸手擦掉窗上的雾气,便看到了那个地铁上遇到的风衣男子站在花坛上。

她心想真巧,原来他也住这个小区啊,傻笑了两声,向对方点头致意。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鸟竹,猫花,雪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