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章剑仙恩生

第四十章剑仙恩生

空间裂缝的那边是暗物之海,从这个世界的定义来说确实是什么都没有,但这里的什么都没看到却不是那种意思,而是某种存在挡住他的视线以及神识对那边的探知,问题是那个存在也不在他的视野里。

这是很诡异的一种状态。

黑衣道人毫不犹豫化作剑光倒掠而回,把融蚀装备留在了原地。

只是瞬间,他便到了数千公里外的行星表面。

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就此发生,难以想象的光热从行星深处涌出,让行星表面的岩浆生出更大的浪花。

几乎同时,十七艘战舰向着空间裂缝发起了超饱和攻击,不管效用如何,激光炮等射线类武器以及各种物理武器,如狂风暴雨般落下。

而在遥远的烈阳号战舰上,曾举感受到空间裂缝那边的异样,最快做出反应,手指用力直接捏碎了手里的感应器。

行星表面的七千多颗钢铁蒲公英,就像真正的蒲公英一般,向着行星深处落下,然后依次爆炸。

……

……

那道次元空间裂缝现在还没有一公里长。因为强大的空间扭曲,行星工业基地里出现一道坑陷,人们才能通过各种调备观察到那里,同时也能攻击到那里。

融蚀设备里有核动力炉,十七艘战舰的超饱和攻击,七千多颗多相核弹……就这样不停地落在不到一公里的区域里,这会形成怎样的能量强度?

那道空间裂缝不会被融蚀成琉璃,也不会因此变得更宽,但行星的结构肯定会受到影响。

啪啪啪啪,各种监控设备与通讯系统里响起这种声音,就像是有很多东西断了。

岩浆渐渐平静,坑陷依然存在,空间裂缝上方的核弹余烬渐渐消退,依然残存着无数火焰。

没有一颗核弹能够通过空间裂缝,也没有一道激光、哪怕是最弱小的电磁环加速弹头飞过空间裂缝,所有的攻击都被挡了下来。

火焰越来越小,有的已经消失,空间裂缝重新变得yīn暗起来,忽然那些火焰缓缓地开始移动,就像是……如果空间裂缝像宇宙里一只冰冷而可怕的巨眼,那么这时候它的眼珠就动了起来,带着上面的光点!

原来那道空间裂缝早就被一个巨大的事物塞满了,难怪无论是视线、神识还是这些攻击都无法过去。

问题是这个能够挡住一切攻击甚至是万物的巨大事物究竟是什么?

黑衣道人看着远方的空间裂缝,喃喃说道:“处暗者。”

……

……

暗物之海能够吞噬一切,毁灭一切,把所有的生命都变成生命的对面。

依然是存在,却没有生机。

如果说这个宇宙里生命是向死而生,时间与那些热力学规律都是帮凶,那么这些怪物便是暗物之海化生为死的工具,自身内部没有什么阶层与种类之分,但按照暗能量浸染的生命形式不同,那些怪物被人类定义为不同的存在,也做了非常明确的排序。

无论从哪个角度排序,处暗者永远都处于暗物之海怪物群的最高端,是帝王般的存在。

想要说明处暗者的强大有一个最简单的证据。

井九离开朝天大陆后,在宇宙里看到了一些母巢。那些母巢都被雪姬杀死了。直到最后他才遇到一个巨大的活着的母巢——这说明雪姬遇到这个母巢后没有主动出手——然后他险些被对方拖入死亡的深渊。能够让雪姬都不想主动理会的存在,险些杀死井九的存在,当然就是人类能够遇到的最强大、最可怕的存在。

这时候出现的母巢就是一个处暗者。

……

……

那道宽约六百米的空间裂缝,看上去就像是宇宙里一只恐怖的巨眼,眼眶里缓慢转动的眼珠便是处暗者的身躯,或者说一部分身躯。

那些核弹落在它的身体表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残留了一些余火。

火势渐渐变小,然后分离,受到空间扭曲的影响以及行星低重力的束缚,变成了各种各样的豆子状的火球,像是泪珠般从空间裂缝里脱离,散入行星里以及宇宙里。

无数战舰上的人类看到这幕画面,生出类似的想象,事实上当然没有这般文艺。

夫处明者不见暗中一物,而处暗者能见明中区事。

能见一切事,便无一切情绪,更没有文艺。

那道yīn冷而死寂的气息,就像是实质一样,从空间裂缝的那边、从处暗者的身体表面散发出来,甚至要比行星外的宇宙还要更加寒冷——不是说温度比绝对零度还要低,而是那道气息里有着不加掩饰的、赤裸裸的死亡意味,任何接触到这种意味的生命都会生出畏惧,感到寒冷。

行星深处响起一道极其低沉的声音。

就像飞升者们的神通一般,那声音仿佛是借助空间的扭曲震动而行,瞬间传遍了整个蝎尾星云。

那是空间在挤压,那是宇宙里最坚硬的事物在摩擦。

空间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扩张,那个灰暗的、yīn冷的巨大母巢仿佛要从里面挤出来,画面极其恐怖,就像一个丧尸的眼珠正在脱落。

黑衣道人站在行星外的太空里,沉默看着那边,刚刚组合好的机械臂上燃起剑火,如梭般的飞剑缓慢穿过,似洗剑一般,他想做什么?

“恩生,退回来。”

烈阳号战舰上的曾举看着光幕,沉静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怒意与担心,沉声说道:“这是命令!”

原来那名黑衣道人叫做恩生。他没有理会曾举的命令,依然静静看着远方正在往空间裂缝外挤过来的处暗处,眼里的战斗欲望越来越强烈。

“刚才你说不是处暗者,为何要退……”曾举的声音在通话系统里变得温和了很多,“现在你很清楚这就是个处暗者,为何还不退?”

黑衣道人面无表情说道:“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不是处暗者为何要退,是处暗者那就更不能退。”

……

……

黑衣道人有个非常简单的名字,叫做恩生。

他在朝天大陆开创的那个宗派行事风格就极简单,就连历代弟子的名字也都很简单。

比如白发,比如某郎,比如十岁。

只不过他的名字是有典故的,源自于一句话,那就是:“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是的,这位黑衣道人便是无恩门的开派祖师,剑仙恩生。

无恩门一直是青山宗最坚定的盟友,朝天大陆修行界一直以为是冥界入侵、青山来援之后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早在无恩门开派之初,这种关系便存在了。

剑仙恩生的剑道境界极高,无恩门剑意斩天地无情,在这场与暗物之海的战争里,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处暗者是暗物之海怪物里君王级别的存在,如果他处于平时的全盛时期,或者能够与对方一战,但今天他已经身受重伤,必然会输,而且极有可能会死。

对人类来说,像他这样的剑道强者是非常珍稀的资源,要得到最好的保护,没有人希望他出事。

可如果任由处暗者就这样通过空间裂缝,来到人类的世界里,会带来怎样的灾难?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代序或者半尾。这种最高级别的母巢,对人类文明的毁灭性,要比数十次兽潮都更加可怕。

剑仙恩生清楚自己应该死了,面无表情道:“都醒过来,我要说话。”

巨大的母巢正在缓缓挤过空间裂缝,散布到宇宙里的yīn寒与死亡意味越来越浓。

那十七艘离得最近的战舰已经被这种意味所笼罩,舰里的军人们都有些神情惘然,那是精神波被影响的结局。忽然战舰里响起那道如雷霆般的喝声,所有人才摆脱了精神波的影响,清醒过来,赶紧操控战舰退往更远的太空深处,光幕上却把黑衣道人的画面放得更大。

“我乃无恩门初代掌门,俗家姓名存羽,今日是将如历代前辈般,战死在这方寒冷天地之间,请诸君为我送行。”黑衣道人的声音回荡在通讯系统里,回荡在十七艘战舰里。

他在星河联盟里的公开身份是星链舰队后勤部最高权限主管。前些天他进行完银星四号居住星球的二次身份登记检查后,顺便来蝎尾星云视察,检查各工业基地的安全工作,刚好遇到了这次爆炸。

他只带了三艘轻型战舰随行,现在都在这里。那三艘战舰里的直属官兵们这些天很震惊,不是因为爆炸,也不是因为空间裂缝,而是他们忽然发现将军脱下了军装,就变成了一个星空强者,而且是超出了承夜境的星空强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沉日境?只是将军为何要穿如此奇怪的衣服,而那道像剑般的武器又是什么东西?这些问题一直盘桓在很多人的心里,没有得到解答,直到现在也没有。

当他们听到那句如雷霆般的自述后,黑衣道人已经离开了原先所在的位置,化作一道剑光来到空间裂缝之前,双手合剑而行,刺向了母巢。

强大而邪恶的yīn寒气息仿佛实质、就是实质一般地挡在了母巢之前,如一道墙,厚实而粘稠,即便是天地无情的无恩门至高剑意也无法切开。

难以想象的威势压迫着剑光,寒冷的气息从剑尖蔓延向后,直至他的手腕乃至身体。

仙剑的表面与黑sè道衣的表面瞬间多出了一层寒霜,那不是水蒸汽凝结成的冰,而是行星内核里气化的金属,被母巢散发的寒意冻结了。

寒霜渐厚,变成了银sè的光滑表面,闪闪发光。

黑衣道人也被镀了层银光,仿佛要变成一座雕像。

雕像自然是死物。

眼看着死亡就要降临的时候,银光微乱,一道身影出现在黑衣道人的身边。

一个少年僧人踩着一个金属盘,飞到空间裂缝前,右手落在他的肩上。

“交给我吧。”

那个少年僧人很好看,眉眼清俊而亲切,赤着的双足如白莲花一般,那个金属盘上有大千世界,各归其天地。最重要的是,这时候就在空间裂缝之前,可怕的处暗者伸手可及,少年僧人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畏惧的神情,依然带着浅浅的微笑以及一些银霜。

禅宗之祖,曾经的大悲和尚,现在的欢喜僧。

朝天大陆的修行宗派众多,但真正称得上祖师的只有五人,分别是青山祖师、云梦祖师、一茅斋的至圣先师、血魔老祖以及他这位禅宗之祖。

云梦祖师两万多年前飞升,其后事迹不可考。

血魔老祖死在曹园与井九的刀剑合并之下,那个故事如果往深里想,其实颇为幽暗。

一茅斋的至圣先师死在与暗物之海的一场战争里,没有任何yīn谋,只是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死得其所。

现在只剩下青山祖师与他这位禅宗之祖。

无论声望还是境界实力,欢喜僧都在最上面。

剑仙恩生可以无视曾圣人在远方烈阳号战舰上的命令,却无法拒绝欢喜僧的安排,因为他打不过对方。

欢喜僧抓着黑衣道人的肩膀,银霜骤碎。

僧袖轻飘,他把黑衣道人向后掷了出去,岩浆生涛,带起一道火线,就像一根毛般,伸向外太空深处。

一艘战舰启动转向引擎,加速驶了过去。

欢喜僧转身望向眼前如灰sè墙壁般的巨大母巢的身体表面,挑眉说道:“我再送你一程。”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剑仙恩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