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1847章 压迫

第1847章 压迫

叶伏天听到间鳌的话朝对方看了一眼。

之前间鳌见死不救,但他依旧在战场中救下了天神书院之人,虽然没指望过对方会感激什么,但本以为至少间鳌会中立,然而却没想到,却说出了一句如此意味深长的话语。

虽然有功,但欺瞒公主和神州之人,这岂不就是认同了他的罪,其罪当斩!

典型的恩将仇报。

他倒是有些疑惑,间鳌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想要对他下手?

他们之间,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利益碰撞,而这种级别的人做事不可能没有自己的逻辑,那么,是为了简青竹?

是自己挡了简青竹的路吗?

毕竟在他出现之前,简青竹是同代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从后来神昊、帝乌等人的实力来看,他们都是压不过简青竹的,如若没有他们一行人的出现,简青竹或许的确会成为九界同代无双的存在,而间鳌之前也一直希望送简青竹去神州,去公主身边修行。

那么,他针对自己,莫非是这原因么,为简青竹铺平道路。

就连简青竹也诧异的看向间鳌,他有些不解,天神书院于中央帝界传道修行,简氏一族的长辈们也一直对他给予厚望,一直希望他成为三千大道界的代表性人物,将来入神州修行。

而且,他也一直为此而努力。

叶伏天横空出世,风华绝代,虽说盖过了他的光芒,但他依旧会走自己的路,如今,长辈却想要对付叶伏天,这让他很不理解,以他们的心性,为何会这么做?

是为他铺路?

如若是这样,他也不需要。

更何况,无论叶伏天处于何种目的隐藏实力,但在这一战中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也确实救了他以及天神书院不少人,虽然他没有更早一些出手,但这是叶伏天的选择,他们没资格强求。

“父亲的话,我并不认同。”这时,只听简青竹往前走出,他对着阶梯上的东凰公主微微躬身行礼道:“战场之事殿下想必目睹了,我当时也在,叶伏天以天谕书院之人安危为重这本为人之常情,若是我,也同样会以天神书院修行之人的安全为第一,我相信在做的诸位也都一样,谁能说自己愿舍己为人?”

“叶伏天在战场中在确保天神书院诸人安危的前提下一直在尽力战斗,在各大战局中一直都是表现最出众的,诛杀对方许多人皇,是神州其他各方势力势弱导致败局显现,之后叶伏天爆发出更强势力才力挽狂澜,若非是叶伏天,今日在场的诸势力之人,将会有更多人留在战场,我不认为被救之人有资格指责并且定罪扭转战局之人。”

简青竹的话使得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即便是东凰公主也认真打量了他一眼。

这时候说出这些话,倒是需要一些勇气,毕竟针对叶伏天的势力很多,除了九界许多顶尖势力之外,还有神州的势力,他们此刻结成了一个同盟,针对叶伏天的同盟。

简青竹在这种情况下为叶伏天说话,自然需要勇气。

而且,他暗指诸势力之人,没资格说叶伏天有罪。

“退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间鳌对着简青竹呵斥一声,简青竹看向他的眼神,只见间鳌的目光中带着威严之意,似对他有些不满,但简青竹并未避开对方的眼神。

修行之人本就当心惊坦荡,这本是间鳌教给他的,为何如今行事却又自己违背初衷?

如果是为了他,他认为大可不必。

叶伏天倒是也有些意外,没想到简青竹站出来,甚至和自己的家族立场不一致,这倒是让他颇为欣赏,他对天神书院越发有些看不明白了。

间鳌,究竟存着怎样的心思?

东凰公主目光又落在叶伏天的身上,开口问道:“太yīn之力,你不解释一下吗?”

听到她的话一道道目光凝视叶伏天,太yīn之力,也是他们心中疑惑,但是没有人主动去提,所有人都心中有数。

“回公主。”叶伏天开口道:“那日在太yīn界,我被邪帝界强者追杀,便只好一路往太yīn界地心处而去,躲避对方强者,一路走到了太yīn风暴区域,在那里以我的境界难以支撑,便催动了在神之遗迹所继承的大帝之意志,以此护体,并且以我自身修行之法尝试炼化太yīn之力,以求自保。”

“只是,太yīn之力太过霸道,入侵身体、神魂,根本不可阻挡,正因为此,我遭到入侵,昏死过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只是求生的本能使得我昏死前依旧在炼化太yīn之力,后来之事公主也应该都知道,我醒来之后,便发现炼化了不少太yīn之力,能够为我所用,因此将之融入到攻击之中,但这股力量究竟有多强,我也是第一次出手。”

叶伏天的意思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那么,之前没有全力而为,便也能解释得了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够强到那一步。

他自然不敢说自己得到了神物,这牵扯太大,诸势力相邀铲除他本就是因为忌惮,如若再加上神物,想要杀的人只会更多。

而且,太yīn界地心何等危险,相信没有人会认为以他的实力境界能够拿到神物,最多只是会猜测,这是否是帝意之功,保住了他的命,并且让他修成了太yīn之力。

但即便如此,叶伏天如今依旧极为危险。

“如今,你想要如何狡辩都行。”神宫神皋冷淡开口,随后望向东凰公主,道:“公主殿下,此战,我神族陨落人皇十余位,都是神族核心之人,天赋出众,若的确是大势不如对手,那么便也认了,然而,我神族浴血奋战,却有人隐藏势力,导致造成许多不必要的伤亡,我神族没有资格要求什么,只是,无论公主是赏是罚,但今日之后,我神族将正式向天谕书院宣战。”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各方强者尽皆站出来,结束了原界之争。

那么,他们的事情,也该理一理了。

上次公主定下了原界之争的规矩,要战,需要在虚帝宫请战,不伤及无辜。

那么这一次,正好借势请战。

他们这么一闹,纵然公主不定罪叶伏天,但也不好再干涉他们之间的恩怨了吧?

他们称叶伏天其罪当斩,但心中也明白,想要定罪斩叶伏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发制人,只是更好的控制局势,至少,不能让公主明着偏袒叶伏天,那时,一切便都晚了,什么都做不了。

“我黄金神国,也请战。”盖苍也开口说道。

之后,陆续一个个势力开口请战,天谕书院和叶伏天他们神sè都不大好看。

这是见到叶伏天的实力后,不想给叶伏天翻身的机会了。

压抑的气氛更显微妙,这些势力可都是神州以及原界的顶尖势力,分量不可小觑,纵然是东凰公主,也做不到无视他们的存在,这些顶尖势力,也是神州需要倚仗的力量。

曹君站在东凰公主身后,他目光扫向下方之人,威严的眼瞳带着几分冷淡之意,锋利至极。

今日,这些人虽说是想要定叶伏天的罪,但实际上,也是在给公主压力。

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些人忌惮叶伏天的潜力,不希望这样一人得到机会一飞冲天,所以才先发制人,在公主还没有决定之前数叶伏天的罪名,以这样的方式,来阻止公主对叶伏天进行封赏,器重。

毕竟一旦公主如若赏赐叶伏天,并且要培养他,那么一切就都已经成为定局,他们那时再想要改变什么也改变不了。

都是老狐狸,老谋深算。

不尽在算计叶伏天,也是在算计公主。

就在这时,远处有强大的气息弥漫而来,许多人抬头看向那边,只见金sè空间神光涌动着,一行强者从天而降,又有黑暗降临,笼罩虚帝宫。

邪帝界和黑暗神庭的强者到了。

诸人抬头看向双方之人,邪帝界十邪为首,黑暗神庭幽冥王领军,他目光冰冷的盯着人群之中的叶伏天,带着杀念。

“空神界和黑暗神庭既已败,诸位来虚帝宫,是想要违背约定开战?”曹君目光扫向对方的强者冷淡开口,这场战争之所以会爆发,是三方势力的共识。

虽想要争夺原界,但三方都不想损失太大,因此才有这样一场约战,以下位皇出战,将损失降到最低,都有顾虑,否则,三方神战,根本无法想象会是何种局面。

如今,神州既然已经获胜,对方反悔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否则,便只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战了。

“既然败了,我自然会认。”十邪回应道:“不过今日来此凑凑热闹,不算违背约定吧?我邪帝界答应不会染指原界便是了,诸位要做什么,请继续,无视我们便好。”

许多人皱眉,这场战败,这两大势力怕是会有不甘心。

而且,叶伏天杀了他们很多人!

看网友对 第1847章 压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