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一章苍老的少年僧人

第四十一章苍老的少年僧人

说完这句话,欢喜僧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空间裂缝在行星深处,四周到处都是高温的融岩,有些已经能够看到清楚的金属分层,只是被扭曲空间挡着,无法落下,就像是崖壁一般。

随着他的呼吸,那些高温融岩破开空间的阻格,化作无数道红火的浆流,向着他而去,很快便融汇在一起,变成了一条由岩浆组成的巨龙。

巨龙在他的身后不停地飞行着、扭曲着,散发着难以想象的光与热,又像是某种佛图里的画面。

欢喜僧睁开眼睛,静静看着眼前的处暗者,眼神温暖,甚至热情,却又是那样的平静。

处暗者无情亦无识,不在意这个人类要做什么,甚至不会思考这个人类要做什么,只是沉默地继续向空间裂缝这边挤过来。燃烧的行星里到处都是空间挤压的声音、摩擦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仿佛大厦将倾,如战舰将崩,也有些像传说中的龙鸣。

大涅盘微微倾斜。

少年僧人的身体微微前倾,仿佛是要去接过信徒鲜花的佛。

啪的一声轻响,他的白玉般的手掌穿过仿佛实质的威压,落在了母巢的表面。

与母巢巨大的身躯相比,他的身体显得很渺小,更不用说他的手掌轻轻一拍,又能做些什么呢?

那道由无数金属岩浆组成的金sè巨龙,忽然在他身后的宇宙空间里静止,然后发出一声低沉而愤怒的嘶吼,随着他手掌向着空间裂缝冲去,只是瞬间便重重的撞到了母巢的身体表面!

轰轰轰轰!分不清楚是龙吼还是雷鸣,难以想象的巨大撞击声响彻整颗行星。

金sè巨龙撞击到母巢身体上,瞬间碎裂开来,无数金属岩浆迸射而起,飞向太空,接着融入巨龙的尾部,如此源源不断。

整颗行星仿佛都在颤抖,岩浆的海洋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巨潮,不停向着空间裂缝里涌去。

在如此狂暴的能量海洋的最深处,在被光线与岩浆遮住的yīn暗里。

欢喜僧身体前倾,手掌按着母巢,眼神平静,睫毛闪耀着金光。

他用的是最纯正的佛法神通,靠的是最神圣的金身,凭的是这个世界的原初力量。当然消耗也是极大,只是十余息时间,他的脸颊便瘦了下去,眼神依然清湛,眼角却多了几道皱纹,仿佛少年正在苍老。

……

……

毫不夸张地说,少年僧人此时展现出来的境界与神通,已经是人类的巅峰。

如果这只巨大的母巢有意识,应该能够感受到危险,然后选择暂时离开。遗憾的是,处暗者能见光明里的一切,却没有任何贪生与畏惧的想法,当初井九便是没有算到这点,险些被对方的自爆杀死。那时候井九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欢喜僧自然知道,也明白这个处暗者不会退却,最终会选择什么。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仿佛是注定的,那个处暗者确认了无法突破欢喜僧的阻拦,直接选择了自爆。

当初那个处暗者自爆,险些杀了井九,可以想象其威力,不过欢喜僧没有看到,因为他已经被这场爆炸巨大的威力震飞了起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来到行星表面,继而进入宇宙,瞬间越过那些战舰,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宇宙深处而去。

有两艘战舰启动晶态引擎,完成紧急调姿,想要去救他,却哪里跟得上他的速度。

没有过长时间,那颗燃烧的行星在视野便变成了一个小红点,当然在欢喜僧的眼里还是那样的清楚。

那颗行星都被处暗者从内部的自爆撕开了一半,看着就像是被掀开了头盖骨,又像是液态金属机器人从胸口爆开,悬着一个脑袋,看着极其恶心丑陋。

空间裂缝的边缘喷涂着灰sè的浆状物,宽度与长度都变得更大了些,也稳定了些。

又有兽潮产生,趁着那些战舰处于混乱状态、剑仙恩生无力再战,很多暗物之海的怪物飘向着宇宙里。

欢喜僧比较满意这个结局,就算不满意,这时候也无力再做些什么。破烂不堪的僧衣下,他的身体表面已经出现无数道裂纹,在远方那颗恒星的照耀下泛着金光,仿佛金丝万道。

这便是果成寺的金身,他与曹园想要死真的很难。

忽然,远方的宇宙某处出现了一道光柱,照亮了那些暗物之海怪物形成的潮水,瞬间灭杀了很多。

那道光柱应该就是当初曾经把烈阳号战舰斩首的等离子炮,没想到现在烈阳号战舰也装载上了,老师这是要做什么呢?

少年僧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继续向宇宙深处倒退,面无表情看着远处的画面,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

要飘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尽头?总这么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一道金属圆盘从远方赶来,落在他的身后,轻柔地把他的残破金身接住。

他闭上眼睛,不再想这些事情。

……

……

烈阳号战舰以远超想象的速度提前抵达了梦火工业基地。

当然在战舰抵达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那道等离子炮便更先到了,撕裂了无数暗物之海的怪物,同时稳定住了那十七艘战舰里官兵的军心。

紧接着,跟着烈阳号战舰从857星系外一道过来的战舰也陆续抵达,然后还有更多数量的战舰抵达这片星域,局面暂时得到了控制。

无数颗多相核弹就像是垃圾一般往行星里扔,军方没有抹平空间裂缝的奢望,只希望能堵住暗物之海怪物的出路。

最开始那段时间散逸出去不少暗物之海怪物,很多战舰主动请命追击,都被曾举否决。空间裂缝这边的局面依然很危险,更重要的是战舰如果想要追击那些怪物,风险会相当大。于是只有数百艘无人飞行器携带着大量侦察兵,跟着那些散逸出去的怪物去了——只要那片宇宙里没有生命存在,也没有航道,问题便不大,军方完全可以等着这边把空间裂缝融蚀完毕,再转头去打围歼战。

距离第二次爆炸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从各星域赶来的战舰,把这个星系的外围空间填的极满,不停地向那颗燃烧的行星发起攻击。因为被不停涌出的怪物兽潮牵制,那道空间裂缝的融蚀工作始终无法开始,但

最开始的那十七艘战舰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机会,后撤到了离恒星更近的太空里,其中一艘战舰按照指挥系统的自动牵引,相对缓慢地靠近了烈阳号战舰,然后被战舰下方腹部开启的大门吞了进去。

那艘轻型战舰进入烈阳号战舰内部,刚刚被固定住,便有数百道自动智能机械臂伸了过来,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完成了舰舰相通,换句话说,这艘轻型战舰便成为了烈阳号战舰的一部分。

曾举带着姜智星以及十几名军官走了进来,沿途遇到的所有军官都纷纷立正行礼。

没有人知道他的正式官职是857基地最高司令员,但他曾经与沈云埋一道处理过星核舰队的浸染事件,在军方的名气很大,权限更是极高。

来到最深处的一道合金门前,曾举停下脚步,示意姜知星等人在外面候着,用权限开门走了进去。

合金门缓缓关闭,灯光显得更亮了一些,白的有些刺眼。

这是医疗区,空气里没有任何细菌与病毒,这里说的没有就是一个都没有,不存在什么量级的说法。

现代科技也许无法做到的事情,再加上朝天大陆的道法剑意便很容易能够做到。

泛着闪烁激光的医疗精微仪在天花板的悬轨里高速移动,发出轻微的嗡鸣声。

晶石散发着蓝光,在高压电的作用下不停往阵心输送着类似仙气的存在。

一座医疗舱摆在阵心的地板上,与空旷而巨大的房间比起来显得很袖珍,看着就像是一粒胶囊。

医疗舱旁的地板上有件破碎的黑sè道衣,更准确来说就是几条破布。

恩生躺在医疗舱里,接受着激光的雕刻治疗,同时借助阵法修复着剑灵。

无恩门的开派祖师,境界实力当然极强,只是也非常倔强。

“这颗丹药用超微粒子机器人做过分拣,效用提升了三倍。”曾举取出一枚青sè的丹药,放在了他的身边,接着说道:“以后如果在战场上再次违抗军令,我一定会处罚你。”

“首先,不要真觉得我们是军人,其次,我想不出来你能怎么处罚我。”恩生面无表情说道:“而且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是我的问题,我应该承担责任。”

曾举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初始空间如我们过往这些年常见的一般,还可以试着用核弹,但这次出来便是二百多米宽,只能动用融蚀设备,而你也清楚直到现在为止,精确融蚀只有两次真正成功,就是沈云埋的那两次,所以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恩生说道:“精确融蚀确实很难,有些像绣花,但既然沈云埋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曾举沉默了会儿,说道:“他本来与我们就不一样。”

沈云埋的身体经过特殊改造,而且改造的非常彻底,全然不是组装一个机械臂、加一个激光炮这般简单,甚至有些破茧者暗中怀疑,这种改造是不是本来就是冲着融蚀空间裂缝甚至……更大的目的而行。

恩生用机械臂担住那颗丹药送到脸前。他以前没有使用机械臂的经验,动作有些缓慢而笨拙。看着那颗青sè的丹药,他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立刻服进去,说道:“你去与祖师说,把他接回来吧。”

这句话里说的他自然是沈云埋。很多破茧者都不理解为何祖师忽然留下一个血脉后代,后来了解沈云埋后也很难喜欢这个年轻人,可是只有真正经历过沈云埋曾经经历的那些事,他们才会明白那个年轻人的狂妄与自信是有道理的,至少是可以被允许的。

沈云埋已经消声匿迹很长时间,所有人都知道与井九有关,但现在空间裂缝越来越多,这次的空间裂缝更是历代级的存在,所有人都需要他回来。

“死了的人怎么接回来?”

一道清淡的声音在医疗区域远处的角落里响起。

那里没有医疗舱也没有手术台,地上有一个金属盘。

欢喜僧坐在盘中央,僧衣早已除去,露出满是金sè创口的瘦弱身躯。

处暗者真的很可怕,他与当初的井九一样险些死在对方的自爆之下。当然他比井九的准备要充分很多,金身虽破,但没有陷入长时间的昏迷,静修一段时间便能复原。

曾举走到他的身前,盘膝坐了下来,看着他微微一笑,神情很是欣慰。

就像是一位老师看到当年的学生成了国之栋梁,经世之才。

很多年前,一个农夫离开墨丘的那间草屋,做了苦力,当了将军,杀场悟道,最终拜在了一茅斋某位圣人的门下。那位圣人飞升后,农夫继续游历世界,又去了很多地方,甚至还偷偷学了些青山剑道,最终创建果成寺,成了禅宗之祖,也就是如今的欢喜僧。

那位圣人便是曾举。

“老师,好些年不见了。”欢喜僧看着他眼里满是欢喜,“这一年里我时常想去探望您。”

当年他在果成寺肉身坐化,来到这个世界后,专程请青山祖师安排与曾举见过一面。其后这些年,曾举一直在857地心监控暗物之海的动静,计算如何点燃那些恒星,只是因为要考察井九、解决战舰被浸染出来过两次,便是连雾外星系的那次飞升者大会都没有参加。

师徒二人真的是多年未见了。

曾举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你想去杀我?”

欢喜僧说道:“是啊。”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苍老的少年僧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