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90.第90章 唯一的我(上)

90.第90章 唯一的我(上)

两天后。

天空飘着小雨,如同丝丝点点的细绒。树叶被洗得翠绿,空气湿润清新。

几顶帐篷,坐落其中。

谢槿知站在一间帐篷里,透过布格小窗,望着外面的雨。

庄冲站在她身后。

“他们就快准备好了。”他说。

“哦。”

他停顿了一会儿。

“会有危险。”

“我知道。”

她转头望着这位最亲密的伙伴,脸上有清淡的笑:“不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结局是什么。其实何止是我,每个人的命运,不都是注定的?难道就因为我能遇见未来,就放弃走好每一步?庄冲,我要控制自己的人生。”

庄冲沉默良久,只吐出一个字:“酷。”

槿知微微一笑。

“你出去吧,我换个衣服就去见应寒时。我跟他约好了,去溪边走走。”

“好。”他转身挑开帐篷帘子,走了出去。

槿知走到水盆前,洗了把脸,闭上了眼睛。

——

雨声淅沥,打湿了应寒时头顶的树叶,也淋湿了他的衬衣。

但他并不在意,负手站在流淌的溪水旁。脚边是柔软的青草,看落叶随流水而去。

雨声模糊了他的耳朵,但是并不妨碍他听到轻盈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他转过头,看到谢槿知微微低着头,长发垂在肩头,双手提着裙摆,走向了他。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好几天没有看到你穿这条裙子了。”

她轻轻“嗯”了一声,走到他身旁。

小雨在她的白衬衣上,留下点点斑迹,很快浸透进去。应寒时手边还搭了件薄外套,专门就是为她备着的,展开搭在她的肩头。

“谢谢。”她抬眸看他一眼,白皙纤细的手指,扣在外套上。

应寒时眉目清隽地笑了,负手走在她的前面。

“你说想到溪边走走,踩踩水。但是不许踩太久,会凉。”

“好的。”

她弯腰脱下鞋袜,提在手里,跟在他身后。应寒时听着身后窸窣的踩水声,眉目清和,步履徐徐地陪伴着。

“今天的事,纵然有危险……”他抬头望着远方,“我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身后的她,似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道:“好,我信你。我一直是信你的。”

不知不觉,两人已走出离营地一段距离了。远处的那几个帐篷,也被树林挡住看不见了。

她忽然开口:“寒时,来树林里准备几天了,我也好几天没洗澡了。这里水很好,我想稍微洗洗,你去外面帮我守着,好不好?”

应寒时微怔,转头看着她。

她提着裙子站在溪水中,目光清亮坦然,似乎还有些许调皮撒娇的笑意。

“不许偷看。”她低声说。

两人对视片刻,应寒时转过脸去:“好。”他迈步走上山坡。

留在原地的她,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树丛背后,确定看不见了。这才缓缓低下头,同时放下了手里的裙子,任由溪水肆意冲湿了它。

——

槿知闭着眼睛站了一会儿,睁开眼,低头看了看手表,跟应寒时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转身刚想换下睡觉时穿的衣物,就听到帐篷外响起萧穹衍的声音:“小知,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他挑开帘子,探了个脑袋进来,笑容可掬:“没什么,就是来给你说一声:半个小时后,我们就行动。”

“这么快?”

“嗯。”他用力点头,“因为这个空间的边界已经不太稳定了啊。我们刚刚测定过,半小时后是最合适的时间。仪器已经调整好了,这个时间一定不能错过。”

“好。”

他又探头四处看了看:“指挥官呢,没跟你在一起?”

槿知答:“我和他约好去溪边走走,他应该在那里。”

萧穹衍咧嘴一笑:“好的,那我就不打扰了。祝你们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走走也好,可以排解压力呢。一切一定都会顺利的。”

槿知也微笑点头。

他转头刚要离开,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回头看着她:“对了,小知,你猜我们的裂缝,最终会把洪水引到哪里?”

“哪里?”

“当当当当!因为数据一直在波动,所以刚刚我们才测定确认了位置,是几光年以外的太空啦!这是个非常完美的地点。如果引入大海里,可能会造成水平面上涨甚至海啸;如果引入大气层,显然也是不行的。太空中就不同了,这些洪水顶多会变成一团星云状的水雾,永远浮动在那里啦。”

他讲完这番话,就兴致冲冲地走了。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谢槿知脸sè一变,然后慢慢地坐了下来。

太空。

萧穹衍说,洪水将被引向太空。

她没去过太空中,但是可以想像出那里的模样。

辽阔、yīn暗、寂静。

并且是完全的没有一点声音。

她有些恍惚地想,必须马上告诉应寒时。结果是刚刚测定的,他应该还不知道。

再想应对的方法。

心突突地跳着,她飞快拿起放在单人床畔的衣服,脱下身上的T恤和睡裤,换上。

换完后,心神不宁地站起来,刚要走向帐篷口,突然一怔。

她的眼前,闪过了一个新的画面。

一个从未见过的画面。

那是一扇紧闭的窗户。黑sè的窗帘半掩着,她正从里头向外望。

外头,有一只鸟无声飞过。然后,是一座陌生的高楼。高楼上有面钟,时针指向9点32分。

她闭上眼静默片刻,却看不到更多。于是她走到床畔,拿起背包,翻出根笔,却没有找到纸,只翻出曾经想要交给应寒时的那张卡片。

卡片的边沿已经有些磨损,字迹却依旧清晰深刻:

槿知愿与寒时白头偕老。

她心头一暖,将纸片翻过来,在背面写下“9:32”这个时间。

她将纸片和笔暂时放在床头,起身刚打算离开,不经意间瞥见床头矮凳上,放着的那面小镜子。她的身体陡然顿住,后背窜起一阵强烈的寒意。

她的衣服……她正穿着的这套衣服……

她缓慢地低下头,看着身上的白sè衬衣,以及下身的浅蓝sè长裙。

整个世界仿佛都寂静下来,耳边只有帐篷外稀疏的水声,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远。

她的双手都浸出了冷汗,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忆着。

……

看网友对 90.第90章 唯一的我(上) 的精彩评论

24 条评论

  1.  沙发# : 2015年04月27日

    好高兴这么早更了!

  2.  板凳# 焦急的等更小心脏 : 2015年04月27日

    最后没怎么看懂

    •  ↓1层 匿名 : 2015年04月29日

      因为她预见自己穿着这套衣服发生意外的

  3.  地板# 张依然 : 2015年04月27日

    对啊没看懂

  4.  4楼# 陈流苏。 : 2015年04月27日

    终于可以早早地评论。

  5.  5楼# drif : 2015年04月27日

    槿知终于要面对了

  6.  6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7日

    我又读了一遍…我觉得应寒时应该是早就看出来的,因为他居然没拉着小知的手走,而是负手走在前面哎~反常~

  7.  7楼# 应萌萌是小知的 : 2015年04月27日

    所以前面那一段是清知

  8.  8楼# 张依然 : 2015年04月27日

    看懂了是清知

  9.  9楼# 张依然 : 2015年04月27日

    是清知

  10.  10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应萌萌应该认出来了,前面那个清知只说踩踩水,应萌萌都怕她着凉,可那个清知说想要冲洗一下的时候,应萌萌竟然没有阻止!

    •  ↓1层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没看出来再回头看才知道那不是槿知。

      •  ↓2层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原来如此……

  11.  11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应萌萌很历害,他将瑾知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加了些东西,试探的吧

  12.  12楼# 鸡冻的尾巴 : 2015年04月28日

    槿知应该没说要踩水吧,是试探

  13.  13楼# 槿年寒时 : 2015年04月28日

    那衣服是凭空变出来的吗?!不可思议……

  14.  14楼# 梁安萌 : 2015年04月28日

    表示我有点懵……没看懂~~~

  15.  15楼# 梁安萌 : 2015年04月28日

    她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16.  16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你们都说是清知,如果是清知的话,寒时为什么掉眼泪?

    •  ↓1层 匿名 : 2015年04月30日

      说不定穆岩又活了…

  17.  17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清知说要洗澡的时候,应寒时没有脸红,平时早就脸红了吧,这次却只是愣住了。

    •  ↓1层 : 2015年04月28日

      ……………真是神人………

  18.  18楼# 匿名 : 2015年04月30日

    啊,我一开始都没看出来!!

  19.  19楼# 墨大的脑残粉 : 2015年04月30日

    脑细胞阵亡一片…